花城×谢怜肉媚药 绝世唐门唐舞桐的肉欲小说

    和身边其他的极为前十站在一起,那种傲人的神情很快便将身边原本还想要搭讪的人直接劝退。

  终于,来到了宣读第三名的时刻。

    主持人看着手中的结果,有些惊讶地出声,“呀,没有想到,第三名竟然也是桑城的选手,而且,和第四名的看起来还有亲缘关系呢!”

    说着,也便笑了起来,没有耽误功夫,而是直接宣读结果,“第三名,也是同样来自桑城的薛丁玲,参赛作品为荆棘之行!”

    《荆棘之行》是薛丁玲早就想好的参赛作品,是早些年的时候自己在看到一个描写,说是不论前路多么的苦难,充满了多少的艰辛,也会一往无前,直指自己的目标,绝不会放弃。

    而在自己遇到盛笃行之前,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将会循规蹈矩,难以有很大作为的人,但是从他将自己从泥泞黑暗之中拉扯出来,开始迎向光明,甚至于,还给了自己一个能够再一次回到自己最为热爱的职业之中,那种欢喜,就像是给予了自己一种重生。

    而这副《荆棘之行》正是这样的寓意,以大量的黑色,各种层次来描绘着画作中间的那个人的前进方向,不断地攀登,向前进,即便身上已经是遍体鳞伤,他依旧是没有放弃,似乎只有往前走,不断地往前走,就能够迎接光明,那种让人充满希望的光亮,不断地激励着他,促使着他来到了荆棘之林的边缘,只是这里与光明之间相隔了一道深不见底的悬崖,一旦向前跨越一步,都会难以生存,但是那人依旧仰着头,紧紧地盯着那片光明的天空,而在他 的背后,则是隐隐有一双透明的翅膀在形成。

    黑白之间的对立,光与暗之间的调和,以及绝望与希望之间的反差,很容易就让人不自觉地沉溺了其中。

    当时在绘制这幅画的时候,薛丁玲几乎是整天地都沉浸于此,她想要的是那种在冲破一切枷锁之后,即便前路有着再多的艰辛和苦难,他依旧只想要的光,最终将这幅画的基调变成了现在这样。

    若是只看下半部分,只会让人沉浸在无尽的黑暗和痛苦之中,但是如果和上面的那片光明相结合,倒是有一种新生的感觉,不禁让人感叹,画作之中的那个人的意志力,已经坚定的信念。

    盛笃行捏了捏薛丁玲的手,示意女人可以去台上了。

    自己一开始就看到了这幅画,那种震撼直至现在都难以将其遗忘,所以他坚定,薛丁玲一定能够进入最终的比赛,况且当时的齐老也对这幅画点评了几句,算是一种肯定。

    薛丁玲心脏砰砰地直跳,没有想到自己会直接进入前三,这样的名次是自己来到这里之前没有料想到的。

    她连忙站起身,对着盛笃行说了句谢谢后,便大步地走了上去。

    站在了薛思娜的身边,能够轻易地感受到女人此刻难以遮掩的气恼。

    “薛丁玲你真是好样的!”

    “竟然还留了一手,你是故意的吧!”

    薛思娜毫不避讳,直接狠狠地盯着身边的薛丁玲,眸中满是阴戾。

    “怎么会呢,我还是要感谢你,能够有胆量将那副画直接拿过来比赛!”


 

    薛丁玲的脸上带着轻笑,声音淡淡的,平视着前方 ,此时的主持人开始宣布前两名的作品,不得不说,和自己的画作比起来,的确是有着更为浓厚的娴熟和灵气,那种灵动并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够拥有的,看来今后的自己还需要更加努力了!

    “薛丁玲你敢,这幅画就是我的!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这是你的呢?”

    薛思娜此刻可是没有任何的心思听着台上的主持人的话语,她的心中有着一股不少的预感,总感觉薛丁玲这次出现,是要做出什么事情,将会直接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她必须要阻止,必须要阻止!

    她可是没有忘记,当初薛丁玲说这幅画的原型可是她自己想的,没有任何人见过,那么这就是自己的!

    心中强行地安慰着自己,极力地克制着不让自己的身体颤抖。

    “你觉得呢?”

    薛丁玲并 不想让薛思娜在耳边这般的聒噪,只是淡淡都地回应了女人一句,便直接移开了视线。

    此时的前十名都已经宣读完毕,前面的两名画者都是已经在油画之中浸润了多年的老人,这次也算是一场友谊赛,对于他们来说,只是想要出现对如今的后辈一个更好的带领作用,让他们能够明白自己今后将还会有更多的地方来进行补充和学习。

    这样说来,在年轻一辈之中倒是薛丁玲这一次在场上的画作更为让人眼前一亮,所以在等待着合照的时候,一二名老人纷纷对着薛丁玲祝贺,言语之间尽是鼓励,以及一些告诫,不能够骄躁,在油画之中,还有着更为长久的道路来进行。

    对此,薛丁玲很是谦逊地接受。这样的行为倒是让两位老人更是欢喜。

    对于他们来说,能够让年轻的一辈感受到油画的其乐无穷,能够不断地坚持下去就行,天赋这种事情不可强求,但是就今天看到的,这些年轻人都将会有大好的前途。

    就在主持人准备招呼摄影师的时候,薛丁玲开口了。

    “老师,能不能够让我说两句?”

    主持人挑眉,很是痛快,“当然,来吧!”

    薛丁玲的眼中满是笑意,这股笑,让站在身边的薛思娜感受到的是浓厚的不安。

    她想要伸出手拦住女人,但是她只是在心中犹豫了几分,薛丁玲就已经远去。

    “各位好,我是此次的参赛选手薛丁玲,相信各位刚刚也是听到了一位和我名字相似,甚至于,是长相都相似的薛思娜也获得了此次比赛的第四名!”

    看着台下的人,脸上尽是带着肯定的颜色,眸中不禁闪过一丝 的笑意,对于他们来说,现在的自己可能还真是像是要拉姐妹花的意思吧,可惜了,并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