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咬她的乳 奶头好大下面有水又紧

也正是想通了这点,在下午再次跟白青柠见面的时候他就已经决定,无论今天能不能成功,最迟第二天早上他都要踏上回江海的路。

    只是没想到,下午两点,白青柠跟苏凝雪视频通话之后,过程竟异常的顺利。

    尤其是对他身份的验证,可谓是打消了白青柠最后一丝疑虑。

    “现在听你这么说,我就已经对他完全放心了。”

    “虽然不知道你爷爷当年为什么把他指定成为你的夫婿,但我相信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听到这些话,陈天没有什么表现,一旁的白凝冰却跟着松口气。

    因为这话一出,就已经代表白青柠相信了陈天,而相信了陈天,接下来他们就可以拿到钥匙了。

    只是没想到,当她替陈天提出钥匙的事,跟着白青柠却提出最后一个问题。

    “山河留下的东西我已经拿来的,但给你之前我还要问凝雪最后一个问题。”

    听到这话,陈天依旧没有表现,白凝冰却疑惑开口。

    “现在情况基本不是已经了解清楚了吗?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面对询问,白青柠看看白凝冰,之后就看着视频里的苏凝雪开口。

    “我这最后一个问题跟相不相信陈天无关,我只是想知道你们结婚十年,为什么一直没有后代。”

    “我之所以一直纠结这个问题,一来是你爷爷的嘱托,二来我也是真替你们着急!”

    听到这话,白凝冰惊讶,想说什么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陈天虽然已经预料到了,但想到这件事还需要苏凝雪来回答,他就继续在一旁沉默。

    至于苏凝雪,虽然她刚刚有条不紊的回答了白青柠的问题,但她却没想到最重要的问题还是来了。

    尤其想到白凝冰提前给她打的那个电话,她更是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去说。

    “你这是什么了?难道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成?”

    白青柠意外苏凝雪的迟疑,就立刻开口疑惑。

    苏凝雪虽然意外这提醒,但想到白凝冰的提醒,她最后还是把目光转向了陈天。

    陈天虽然意外这女人的目光,但想到前面的安排,他就点头回答。

    “有什么说什么,直接说吧。”

    听到这话,苏凝雪不意外,但一旁的白凝冰却跟着着急,并用眼神示意。

    “对啊,有什么就说什么,有些事虽然还没到时候,但也可以提前给黄瓜视频播放器报报喜。”

    听到这话,陈天疑惑,刚想询问,视频里的苏凝雪就红着脸开口了。

    “我,我那个其实已经有身孕了,只是最近才刚刚查出来,暂时还没来得及告诉陈天,所以之前他才会那样说……”

    陈天惊讶苏凝雪的回答,尤其是这脸红表情,更让他下意识看向一旁的白凝冰。


 

    白凝冰虽然知道陈天肯定会责怪与她,但想到这是目前这件事唯一的解决办法,她就只能暂时装作不知道。

    果然,就他们这么惊讶的时候,白青柠如同预料的那样,不但立刻露笑,脸上的紧张表情也跟着舒缓起来。

    “有了就好,看来山河到底还是没看错人,既然这样,那我这个老婆子就不多问了!”

    说完,不等苏凝雪回答,她就拿出一个棕色盒子,并交给陈天。

    “这盒子是山河当年交给我的,我一直保存着,从没有打开,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你们说的钥匙。”

    听到这话,再看到白青柠的动作,陈天就算惊讶苏凝雪的说谎,但最后还是把这话咽了回去。

    一来他现在的确需要这东西,二来通过白青柠刚刚的表现,如果刚刚苏凝雪不那么说,这钥匙恐怕就要泡汤了,所以尽管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他还是默不作声的接过了这盒子。

    这盒子很简单,前面带的小锁对陈天来说毫无压力。

    而且没有任何意外,打开之后,里面果然躺着一把钥匙,看到它,就算没有对比,他也一眼就能确定这就是黑盒子的另外一把钥匙。

    “没错,这就是我要找的东西,只是没想到真会在这。”

    听到这话,白青柠笑笑没说话,视频里的苏凝雪也跟着松口气。

    虽然她知道事后陈天肯定会质问她刚刚为什么要那样说,但看到陈天终于拿到了钥匙,她一直悬着的心也跟着落了下来。

    “这东西期间我一直都没有打开过,如今看到就是你找的东西,这也算我不枉山河当初对我的嘱托。”

    白青柠的感叹让陈天点头,但他却跟着疑惑盒子下面的一个牛皮信封。

    虽然他心里期待着这东西会跟实验室的神秘矿石有关,但直觉告诉他,这东西应该是苏山河留给白青柠的。

    毕竟以苏山河的谨慎程度,他不可能同时把两样重要的东西放在同一个地方,就算要放,他最多留下来的也只有提示,所以他先把钥匙拿到一旁,跟着就将这信封拿了起来。

    “这是什么?难道是给你的一封信?”

    白凝冰意外陈天的举动,但却下意识问出这话。

    陈天虽然期望这东西是给自己的,但当他看到上面写着青柠亲启,他就直接把这信封递给了白青柠。

    “这应该是他留给你的,只是他没想到你会一直守着这个盒子没有打开!”

  江帆也顺便把包恩娜面前的桌子架好,他跟包恩娜一起吃饭。

    倪心媛下班前过来看了眼,叮嘱包恩娜好好休息,因为明天要做一个脑部增强CT以及局部刺穿检查,来判断她颅内的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

    倪心媛道:“别紧张,其实不管是良性还是恶性,都是需要做开颅手术的。

    只不过,良性的话切除后就没事了。

    恶性的话可能后续还会麻烦。

    你们两个都是成年人,有心理承受能力,所以我就有什么直接说什么了。

    现在呢,娜娜最需要的就是增强营养,好好休息,一切等明天检查结果出来再说。”

    江帆把倪心媛送走后,就打开了医院给配的行军床。

    这床又硬又窄,他高高大大的,包恩娜瞧着就心酸:“你要睡着个?不然你今晚回去吧,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再过来。”

    江帆笑:“没事,我陪你。”

    “你回去吧,”包恩娜心里过意不去:“你还要照顾我,后面我手术,你还得守着我,不如先保存精力好好休息,明早还要给我送早饭。”

    江帆这才同意,给她准备了水果,牛奶什么的,又给小心怡分了一份。

    他把行军床收起来,先回去了。

    没想到,就是这天晚上,包恩娜跟小心怡睡得正熟,阳台那边忽然传来惊叫声:“爸!爸!”

    紧跟着床铃被人拍响,房门打开,房间的灯也彻底亮了起来。

    小心怡坐起身,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一群白大褂冲击来,冲到了方爷爷身边,拉上了病床周围的帘子,将方爷爷隔绝在内,他们就在里面不遗余力地抢救患者。

    小心怡有些害怕。

    包恩娜也在替这位老人祈祷。

    除颤仪都推来用上了,可一个多小时后,医生还是宣布死亡。

    紧急到都来不及送去手术室,做手术都没用,电击都没用……

    包恩娜一下子就想到自己过去这些年在外国救援时候看见的这些,她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可现在她换了角色,自己躺在这里,忽然就有种苍凉的感觉。

    “呜呜呜……”

    小心怡哭起来:“我害怕,呜呜呜……我害怕!”

    包恩娜下床把小心怡搂住:“乖,不怕,阿姨就在你身边,不怕的,不怕的。”

    也就是这时,包恩娜才发现,小心怡的后颈上有一块很特别的粉色胎记,像是半个蝴蝶的翅膀,又像是一片花瓣,还挺好看,就像是专门设计过的纹身一样。

    方爷爷的遗体当时就送走了,家属哭着送别,哭着打电话通知,哭着来了一帮人开始收拾物品。

    后半夜,又有一位中年男性患者搬了进来,他的家属也是一来就来了好几个,大包小包提着,让他躺在了方爷爷刚刚抢救无效的那张床上。

    小心怡在包恩娜怀中瑟瑟发抖。

    人走了,又来了。

    一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可是孩子看了,心里还是害怕。

    江帆第二天一早送早餐过来,就见包恩娜跟小心怡互相拥抱着,挤在一张小床上。

    江帆哭笑不得:“醒醒,医生要来查房了,赶紧去洗漱,然后吃东西。”

    正说着,江帆忽然发现,阳台那边的床铺换了个患者。

    他愣了一下,猛地反应过来什么,紧张地看着包恩娜,又看了眼睡得正香的小丫头:“你们没事吧?”

    “我还好,心怡吓坏了,晚上一直在发抖。”

    包恩娜说着,掀开被子,小心翼翼放开她下了床。

    她今天的检查不需要抽血,可以吃早餐。

    江帆给小心怡留了一份,等包恩娜过来后,陪她吃了点。

    倪心媛效率很高,一上午就把检查全部做完,局部刺穿的检查样本抽取后,她给化验室贴一张“加急”,当天下午,结果就出来了:良性。倪心媛松了口气,亲自来了一趟,看向江帆温声道:“良性,放心吧,好好休息,手术安排在下周二左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给娜娜增肥、增加营养,她太瘦了,还有些

    贫血,不然这两天我就能安排她做了。”

    江帆听见是良性,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那就好,那就好。”

    他赶紧擦去,又上前抱着包恩娜鼓励她。


 

    倪心媛笑:“娜娜的情况嘉树也跟我说过,作为医生,我建议她术后观察一年并且休养三年,毕竟是开颅手术,还是非常伤元气的。你们有三年时间好好团聚。”

    江帆赶紧追问:“大小姐,这么说,娜娜的手术一定会成功了?”

    “叫我倪主任!”倪心媛皱起眉,不悦地看着江帆:“怎么,你是在质疑的我专业水平,还是在咒娜娜手术失败?”

    江帆赶紧道:“不敢不敢!手术一定会成功!”

    倪心媛笑:“加强营养!”

    她笑着走开了。

    江帆夫妇几乎是喜极而泣,他们抱在一起,一边哭一边笑。

    小心怡在边上瞧着,替他们高兴:“恭喜阿姨!好人有好报!”

    爱妤岛。

    暮川与倪暮凡并肩坐在吧台上,对面是一部电脑,画面是正在视频的联盟特攻。特攻道:“相传千年前的最后一位南英圣女被赐诛心而死,世代后人也都会受到诛心折磨,而当时的储君见心爱的人被赐诛心而死,也跟着殉情,爱的力量使他化成蝴蝶,

    落在了圣女遗体的后颈上。”

    暮川目光越来越凌厉,严肃道:“我是让你汇报调查结果,可你现在在跟我讲童话?”

    特攻:“属下所言句句属实,这就是那墓穴壁画上,被教授们分析出来的故事情节。”

    “哥哥,”倪暮凡温声道:“你想一想宁都的宫医阁下,居然是一只雪域神鹰。

    还有乔家那个血能解毒的今夕。

    南英又是一个本身就极具浓厚民族文化与神秘色彩的大陆,它千年前如果有什么神话故事,也不足为奇。

    黄瓜视频wu查这条线索,已经查了三年了,好不容易有点消息,不如让他们继续查下去试试。”

    暮川觉得这故事简直天方夜谭。

    但是大妹说的也有道理。

    他看向对面:“继续说。”特攻:“据壁画记载,最后一位圣女在临死前,已经成功将她与储君的私生女送出皇宫了,所以应该可能有后人流传下来。”

 对方将一张张壁画的照片放上来。

    暮川凑近了仔细瞧。

    真实的壁画是一幅超长的画卷,可是拍下来的就是一段一段的,每一张图都不知道具体是哪一幅。

    暮川看不连贯,也看不出教授们解读的到底对不对:“等假期结束,我自己去瞧瞧。”

    视频结束。

    暮川捏着漂亮的玻璃杯,里面还有半杯雪莉酒。

    他几口喝完,将杯子放下,又觉得好笑:“如果实在解决不了,就随便制造一个假象给民众看得了。”

    倪暮凡也觉得累:“我也想过,可又担心万一龙脉的传说是真的呢?”

    五年前,南英大陆在和瑞与尼尔科的有心带动下,发动了一场全国暴乱,死伤无数。

    暮川用了一年时间,才安抚好所有患难家庭,却很难安抚好民众因为那场暴动而对皇室失望的情绪。也就是那会儿,民间有一种声音传出,说是南英大陆龙脉不稳,被诅咒压制住了,才会导致整个南英风波不断、皇室也并不稳固,逃脱不掉每二十年就要被夺宫一次的魔

    咒。

    暮川不信邪。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黄瓜视频wu作文网 » 轻咬她的乳 奶头好大下面有水又紧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agirlabroad.com/zwdq/34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