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想和你在公司做了 半夜摸进我房间又摸又添

 这些年,为了保护薛夕,其实超能组织不知道杀了多少异能者。

    包括华夏特殊部门中,就有很多在组织超能组织杀人的路上,被杀害了。

    这也是当初,季司霖出现后,景飞带着特殊部门,就没有那么坚定的站在薛夕身后的原因。

    也是向淮为什么自认是秃鹰的原因!

    薛夕送叶莱来的路上就知道,揭穿了外公的身份,她以后在特殊部门就无法得到绝对的尊重了。

    可她不能让向淮背负骂名。

    外公的错,她来承担。

    薛夕上前一步,开了口:“外公如今年纪已大,他犯下的错误,我来承担!”

    她定定的道:“我会接受异能者法庭对他的所有审判!”

    有了那个理由,外公就罪不至死了。

    但具体要做几年牢,还需要华夏律师继续辩驳。

    况且,她相信她的这个提议,没有人会拒绝。

    华夏有她和向淮在,太强了,而如果可以把她囚禁几年,给大家发展的机会,所有人肯定都会乐见其成。

    大长老果然眼睛一亮,其余的人也明显被这个条件诱惑到了,眼神里露出了兴奋的光。

    薛夕知道,这件事没什么意外了。

    来之前,她就说了,不会让外公受到伤害。

    大长老哼了一声,开了口:“薛夕,你知道他犯下的错,会怎么惩罚吗?惩罚方式,是自废异能!你确定,你要替他执行?”

    自废异能。

    果然是对他们最好的方式!

    薛夕攥紧了拳头。

    她的异能,如今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更是属于华夏的!

    这时,就听到外公开了口:“夕夕,你退下。”

    薛夕一愣,回头看向他:“外公……”


 

    “你退下,不然,外公立马就血溅当场,以弥补之前犯下的错误!”

    叶莱的声音虽然温和,但却带着长辈才有的威压,让薛夕不自觉的后退。

    叶莱看向她,缓缓开了口:“夕夕,你知道外公为什么会疯吗?”

    薛夕摇头。

    叶莱开了口:“因为,我也愧疚。”

    薛夕一愣。

    叶莱笑了:“秃鹰在江湖上威名赫赫,到头来,不能让小辈帮忙挡枪,夕夕,你知道吗?能接受惩罚,让我为之前的罪责赎罪,才是对我来说,最大的宽慰。”

    他头发白了,脸上皱纹很多,“你为我顶罪,我的余生,也还是活在自责和愧疚之中。”

    薛夕眼圈一红:“外公,你……”

    叶莱看向大长老:“对异能者协会的惩罚,我愿意接受!”

    伴随着这句话,他猛地伸出手,掏出一粒药丸扔在了嘴里。

    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猛地吐出了一口血:“噗!”

    “外公!!”

    薛夕冲到了他的面前,扶住了他的肩膀,体内异能启动,发现外公的异能已经被废掉了。

    “老叶……”

    身后,宋文曼眼圈通红,哭的泣不成声。

    叶莱却咳嗽了几声后开了口:“杀了那么多人,最后还能留一条命陪你,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异能者废掉异能,身体机能也会遭到破坏,外公本来年纪就大了,自废异能后,身体更加虚弱。

    薛夕直接按住外公的肩膀,使用“治疗”,将他身体的疼痛暂时转移到自己身上来。

    等外公身体好转后,她这才红着眼睛看向大长老:“现在,该你了!”

 外公自废异能,已经算是给了全天下的异能者一个交代。

    他虚弱的坐在轮椅上,定定看着前方的人。

    周围那些受过超能组织迫害的人,此刻也都红了眼睛,可想到他之所以做坏事,也是被人蒙骗,被人所逼……

    试想一下,如果超能组织没有那么厉害,那么薛夕或许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大家纷纷看向了大长老,秃鹰给出了交代,大长老也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吧。

    大长老垂下了头,笑了:“我也自废异能,可行?”

    可行?

    薛夕垂下了眸子:“大长老刚刚似乎说过,从犯从轻发落,主谋一定要重罚!怎么,刚刚说完的话,这会儿自己就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