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裙子掀起让我进来 把里面的草莓都挤破

“你这是挺能够忍的啊!”

    薛丁玲笑了起来,自己和她在一起这么久,虽说每天都是互相枕肩而眠,但是也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有很深入的交流,倒是没有想到,今天的盛笃行格外的激动呢!

    “赶紧去洗澡,我在床-上等你!”

    薛丁玲没有给盛笃行解释的机会,直接驱赶着。

    盛笃行一听,眼中的光亮越发地耀眼,几乎是立马应答,往浴室走去。

    看着男人已经离开,薛丁玲才涨红了脸颊,原本就是因为盛笃行,自己就感受到了很深的羞涩,那种直直的涌上头顶的暖意,几乎是难以让人拒绝,但是她并不想让盛笃行就这样,她还想做一会儿心里准备。

    听着耳边的水流声,薛丁玲感觉自己正在桑拿房之中一般,让人难以平复心中的燥意,不断地升腾着,将自己的双颊晕染得愈发地滚烫。

    双手忍不住地拍打着自己的双颊,今天的自己何尝不是起了想要勾-引男人的心思,不然也不会这样穿着出来,但是没有想到,最终会是两败俱伤的模式。

    不过回想着刚刚男人对自己的那副神情,还真是难以拒绝,原本在自己的面前,盛笃行的总裁威风就已经很是削弱,对自己的宠溺占据了打半,但是今日再次发现,盛笃行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人,一个深爱着自己的男人。

    这样的情绪让薛丁玲欢喜不已,心中涌现出来的暖意不断地浸润着心尖,似乎是要将自己淹没。

    终是,在心脏慌乱地跳动的同时,浴室门被打开,盛笃行走了出来,男人只是围了一条浴巾遮挡着重要部位,胸膛之上的未曾擦净的水珠随着男人的身体摆动而缓缓地下坠,最终沾染上了腰间的洁白浴巾,隐入其中,消失不见。

    “丁玲……”

    盛笃行很快便走到了薛丁玲站立的地方,伸出手从身后将女人紧紧地抱住,下巴搁置在她的肩膀之上,轻缓地摩擦着,说话的时候语气平缓,并没有很大的起伏,只是喷洒而出的气息却是急促而炙热。

    “我今天做了一件事!”

    盛笃行想了良久,最终还是将安装监控的事情告知了薛丁玲,眸中的闪烁着的是紧张的光亮,他担心女人会生气 ,会认为自己是在不尊重她。

    心中忐忑着,就是连呼吸都不由得屏住。

    “噗嗤!”

    薛丁玲笑了起来,这有什么啊!


 

    难怪今天刚刚回来的时候会看到保镖在偷偷摸摸地在后面干些什么,没有想到就是装一个监控啊!

    没有想到这才刚回来,盛笃行就已经忍不住地直接说出来了,看来这是一开始是想瞒着我!

    不过就这样的行为,并不会让自己生气,倒是盛笃行的这种担心和语气让自己有些想要笑,心中的欢愉和感动越发地浓郁,这就是盛笃行给予自己的安全感。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我相信你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才会这样。”

    “对不对?”

    薛丁玲的眸中闪动的光,伸出手将围绕在自己腰上的双臂握住,感受着男人身上传递而来的坚硬和力量感,心中更是一片温暖。

    “是有这个方面的原因。”

    盛笃行并没有直接地承认,他不知道将自己心中真正地想法说出来后,薛丁玲能否接受。

    “不过,我还有一个原因。”

    “我每天回来的时候,你几乎都不在,看着空荡荡的画室,我感觉我……”

    后面的话盛笃行没有说完,只是紧紧地抱着薛丁玲,眸中的紧张和在意浓郁。

    “你放心吧,我会一直守着你的!”

    薛丁玲知道男人是在担心着什么,眸中满是坚定,“你忘了黄瓜视频wu如今都已经结婚了?”

    是啊,他们都结婚了!

    还有什么能够将他们拆开呢!

    所有的一切在他们的面前也不过是浮云罢了!

    两人之间的气氛在瞬间就变得浓郁了起来,那股粘稠,几乎是让时间和呼吸都陷在了泥泞之中的错觉,让人心中不禁产生了些许的紧张,呼吸都变得轻微,似乎一旦松懈下来,就会立马破功,两个人就是彻底地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