嬷嬷强行张腿验身 国产美女高嘲喷水流白浆视频

盛笃行的双手在薛丁玲的腰部逐渐地松开,但是大掌依旧未曾从女人的身上移开,反而是在上下移动着,抚触着,感受着掌心之下,女人的身躯,眸中满是炙热,那股火热就是要将薛丁玲直接点燃,似乎男人每一次触碰到的地方都能够充满了刺激,不断地引起自己的战栗,心跳最终还是乱了套,微微扬起头,眼眶中不知何时已经蓄积了些许的水润,将视线朦胧,痴痴地望着窗外的深幽,在窗户上同时还能够并不明显地看出两个人纠缠的身影,不断地刺激着薛丁玲的视觉。

    对于男人这般的行为,薛丁玲想要逃避,但是脑中已经发出了这样的预-警,在行动上面依旧是难以行动,似乎是被盛笃行困住了双脚,而原本就不算很是清明的大脑也终是没有了那股明亮,逐渐地变得混沌。

    薛丁玲身上穿着的衬衫逐渐地变得褶皱,不断地上移,伴随着盛笃行的双手,随意地游动着,原本就宽大的衣服能够轻易地让盛笃行掌控。

    深深地嗅了一口来自薛丁玲身上的香味,这是和自己相同沐浴露的味道,但是出奇的是,在薛丁玲的身上满这股味道更是让人痴迷。

    两人的呼吸终于是互相没有了节奏,不断起伏着的胸膛和滚烫的皮肤,预示着什么似的,不断地升温,不断地将两人周边的空气蒸发,最终,盛笃行直接抱起薛丁玲来到了床-上。

    “笃行,我爱你!”

    薛丁玲终是能够说出一句话,睁开那双雾蒙蒙的眼眸,紧紧地凝视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视线之中,看到的是如同自己这般炙热坚定的眸子,它属于盛笃行。

    盛笃行嘶哑着嗓子,艰难地回应着,“丁玲,我也爱你!”

    终是无需再忍 ,俯身压下 ,红浪翻滚,一夜好眠……

 比赛很快便要到了截止日期,依旧是由选手们直接将比赛作品邮寄到后进行评判,这一次,可以直接选出获胜者。

    此时的薛丁玲正从齐老那边回来,因为盛笃行正好前两天出差,便是没有将前来陪同,只是嘱咐了保镖将薛丁玲平安送回。

    薛丁玲坐在后座,看着另一边座椅上的画纸,眸中带着些许的欢愉,等这次盛笃行回来后,自己就能够给他一个惊喜了!

    看着窗外飞快逝去的景色,薛丁玲的心情很是激动。

    但是很快,一阵手机铃声就将薛丁玲原本还算是不错的心情戳散。

    “薛思娜,有事?”

    薛丁玲的眸中带着些许的防备,原本这么久 不给自己发送消息,自己还以为已经不会再给自己说话,但是没有想到,这么久了,竟然还是没有忍住。

    “姐,你在哪里呢,这么久了都没有联系,是不是该请我吃顿饭呢?”

    薛思娜的声音似乎是带着针眼,很快便是穿透了手机话筒来到了薛丁玲的耳边。

    “没空。”

    “姐,别这样无情吗,不然我请你吃?”

    薛思娜并不放过,她此时正站在屋顶上,迎着风,看着楼下如同蝼蚁一般的人流和车流,这样将所有的一切都尽收眼底,那种居高临下的模样,几乎是要将心中所想的那些狂妄都直接展露。

    看来今天不答应薛思娜,就不是轻易地放过自己,并不是不想直接拉黑,但是这个人不论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妹妹,即便是自己已经对她厌恶,她这样极力地想要邀请自己前去,也是有一定的原因,这倒是很好地引起了自己的好奇心。自己倒是要看看,薛思娜还有什么想法。

    “行啊,什么地方?”

    给司机说了地名,便直接驱车前往。

    等到了薛思娜所说的那个包厢之后,薛丁玲这才发现,周边的包厢墙上尽是各色的绘画,并不是那种随意的画作,倒是还算像是认真研磨了几年。

    但是很快,便将这个惊奇撇开,看着端坐在位置之上的薛思娜,“你若是没有人陪着吃饭,大可以直接去找过去你的那些朋友,不必强硬地将我拉来。”

    对于薛思娜的目的,自己还是没有弄清楚,但是此前,她倒是很想知道 ,这些日子,这个女人是去了哪里居住,竟然会将自己折磨成这样。

    记得这次刚见她的时候,脸颊之上还能够看到些许的软肉,那副模样虽然并不是很让自己欢喜,但是至少,看上去倒是没有什么明显的病痛显露,但是现在,这个女人过去的那些肉几乎是全部是微缩,眼眶周边的黑就像是画了烟熏妆一般,让人难以分辨,乍一眼看过去,还以为……

    薛丁玲心头一跳,薛思娜不会是在……

    就是这样的想法也很难以证明,更何况,现在薛思娜看向自己的目光之中并不是如同自己所了解的那般,迷离和疯狂。

    倒是能够看出其中的精明,想来,这一次又是不知道看上了自己哪里,想要折腾了。

    “怎么会呢?”


 

    “和姐姐吃饭,可是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啊 ,这么久 了,就是希望能够和您吃一顿饭,上一次你们走的急,都没有来得及,这一次,即便是姐姐一个人,我不也得请吗?”

    薛思娜倒是没有任何的不适,眸中满是光亮,看着薛丁玲 的时候,似乎是在说着心中的真心话 。

    即便是这样,薛丁玲也并没有放松警惕,眼眶微眯,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一样,看向薛思娜,“你上次说你是因为参加了绘画比赛才回国 ,这些日子,不知道,你参加的是不是曲林艺术节?”

    “啊!”

    薛思娜装模作样地惊呼了一声,倒是伸出一只手抵住了自己的唇瓣,眸中闪过一丝的笑意,“是的呢,难道说姐姐你也参加了?”

    “也是,姐姐你这样的有天赋,怎么可能会放弃这个好机会呢!”

    “就是不知道,姐姐您能不能够走到最后了!”

    薛思娜的语气淡淡的 ,似乎自己说出的话语并不是在挑衅,而是平常的叙旧一般。

    薛丁玲最为不喜的就是女人这样做作的神情,几乎是难以让人产生好感 。

    “不知道,姐姐您参加比赛的画作是否画好了呢?”

    薛丁玲猛地抬起头看着薛思娜,只见这个女人脸上和自己相似的地方似乎都有些诡异,心中不免再次产生了些许的膈应。

    对于她所说的画倒是留了个心眼,看起来,似乎是别有想法。

    “怎么?”

    薛丁玲探究地看着薛思娜,心中不禁想到了过去小的时候,在学校,一次考试之中,被人举报作弊,而原本应该属于自己的第一则是落在了别人的头上,后来虽然被证实清白,但是那种被玷污的名字依旧难以消除,直至后来,再一次同学聚会上,被人无意间提及,才得知,这背后是薛思娜所为,虽然不是同一年级,但是处于对自己的嫉恨,就想要让自己永远地背负这个骂名。

    这个女人,不再单单是那样纯粹地想要模仿自己了!

    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嫉恨,甚至于不惜毁掉。

    这次的绘画比赛,想来也不是那么的单纯,知道自己来参加,专门回国。

    这后面所蕴藏的,是自己不为所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