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壮的公么征服我43章 林语惊沈倦第一次

“就是想看看,毕竟姐姐当年的天赋就极佳,这些年来,也定是极为厉害!”

    “难道姐姐不愿意和我分享你的成果吗?”

    薛思娜没有丝毫的避讳,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薛丁玲眉头轻挑,心中似乎明白了女人是想要做些什么。

    不动声色,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薛思娜这才缓声道:“若是真想看,也不是不可以,毕竟现在那副画就在外面车里。”

    “不过若是你只是真的只是想要看看,那倒是无所谓,就怕你会像过去一样。”

    薛思娜显然没有想到薛丁玲会这样直接,但是破裂的面容很快便得到了修复,大笑着遮掩神情,“那真是没有必要,毕竟这些年,我的成长已经超乎了你的预料。”

    一顿饭并没有吃些什么,薛丁玲几乎每时每刻都注意着薛思娜的动静,只觉得这个女人相交于过去越发地难以感知。

 坐在车内,看着画布上的笔触,薛思娜的心中蔓延出了些许的裂痕,手指紧紧地攥在一起,似乎是想要从其中的疼痛中消减对眼前这一幕的嫉恨。

    她没有想到,薛丁玲即便是在没有师傅指导的情况下,也能够做出这样情绪饱满灵动的画作,画布上的孩子脸上的笑容几乎是瞬间就让心中一颤,这样纯净的笑,几乎是瞬间就在自己的眼前展露。

    一副22×14的画框,掀开保护套,一身白净的略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出现在眼前。

    小小的孩子蹲在地上,穿着一套合身的背带裤,天蓝色的衣服称得孩子的脸颊越发地透亮,坐在草地之上,肉嘟嘟的双手似乎是要将不远处的那一支在随风摇曳的花朵摘下,而在他的不远处,更是有一片近乎是被燃烧起来的湖面,在不断地闪烁着耀人的光。

    作画之人的笔触极为细腻,将满心的爱意和温柔都镌刻在了每一笔每一画之中,暖色调几乎沾满了整幅画中,那种带着朝气的生命感和幸福感,几乎是在瞬间就能够打动观看过这副画的所有人。

    紧了紧拳,薛思娜转过身看向坐在副驾驶的薛丁玲,嘴角微勾,“看起来也就这样,不过你有孩子了?”

    “你不会以为这是我的孩子吧?”

    薛丁玲不禁佩服女人的想象力,“这是我随意画的。”

    呵!随意画的?

    即便是想要嘲讽我,也没有必要这样看不起。

    不过,既然这样,那么很快,这幅画就将是我的了!

    “是吗,那你还真的很会想象,不知道有没有时间跟我去附近的一个画展?看看你们之间的差距?”

    薛思娜已经下定了决心,这副画自己一定要拿到。

    她不可能会让薛丁玲就这样拿着这幅画去比赛!

    薛丁玲看似没有任何的 察觉,看着窗外的来往人群,“可以。”

    直至车子停在了画展中心,两人再一次地下车。

    这一次,司机依旧守着车子,只是站在了车门外,目光有些懒散。

    很快,便有人前来,与之对话,从一开始的小心谨慎,到之后的畅谈,也就不过短短的几分钟。

    等薛丁玲从会展中心大门走出来的时候也不过是太阳西斜,脸上带着些许的满足,虽说自己的画作和今天所看的风格不一,但是从中也能够学到不少,看来这一次,薛思娜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只是,……

    早在半个小时之前,薛思娜就已经借口离去,倒是有些失望了,自己还真是想要好好地感谢一番。

    缓步来到车子旁,看着正坐在车内一脸严肃的司机,视线不禁看向后座的那副被油纸包裹着的画作,眼中满是深沉。

    还真是有点意思,知道给那一副同样大笑的作品来掩饰,只是就这样的摆放方式和质地,自己一眼便能够认出真假,这盗窃的手段还是需要提高啊!

    “走,回去!”


 

    坐进车内,不再看身边的那副画,直至回到家中,也没有任何的神情流露,静静地将那副画搬进了房中,用力地掀开布帘,看着上面显露出来的画作,忍不住地皱眉,这可比自己画的那副要随性多了。

    薛思娜,我倒是要看看,你拿着一副并不属于自己的画作能够走到何时?

    对于薛思娜的目的,自己一开始的确是并不知晓,只是后来,她竟然会主动地询问自己画作的问题,就是这样的急切,依旧是难掩过去的那种焦躁行为,让自己察觉到了异样,能够轻易地感觉到女人对这件事情的渴望,既然如此,不如将计就计,你想要我的画作,那么我就主动地给你寻找机会,至于,之后的结果,那就需要你自己来承担了!

    真是可惜了,原本还以为你真的是有所进步,到最后还是这样的不堪,没有丝毫的改变。

    你觉得,你将一周之后就到截止日期的截稿会让我不战而败?

    那还真是小看了!

    在此,我还真是希望你能够带着那副画进到决赛,不然,到时候没有机会将它拿回来,那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盛笃行回家的时候正是在结果即将公布的前一天,两人在机场碰面,再一次前往c市,在那里,将会举办线上的点评,和公布最后的名次,一开始薛丁玲是没有准备过去,想着直接在网上观看,但是盛笃行提出,并且再加上前些天薛思娜的那一出,倒是让薛丁玲产生了想法。

    两人最终坐上了飞往c市的飞机,看着窗外已经只能够零星地看到几点建筑的景色,薛丁玲转过头,看着盛笃行,“这一次你不会就已经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吧?”

    薛丁玲的心中还是有些忐忑,毕竟,自己用来“钓鱼执法”的画作,可是盛笃行小时候的照片,那个时候的盛笃行是那般的可爱,当时自己只是翻看着老照片 ,没有想到会有这样大的收获,原本是想着给盛笃行一个惊喜,让他看看过去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爱,但是没有想到,半路会让薛思娜带走,虽说这其中有着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并且明显是那般的故意,所以,对于这次的画赛,自己很是忐忑,不知道是否前来。

    不论是利用什么方式,自己都有办法让薛思娜再也无法在国内的绘画大赛之中生存。

    只是因为盛笃行的重视,这般强硬地前来,便也就只能够答应。

    “怎么?你有什么事瞒着我?”

    盛笃行一脸疑惑,同时,眼中带着些许的笑意,看着薛丁玲的时候,似乎带着洞穿一切的眸色。

    奈何薛丁玲并没有抬头,只是在问话的瞬间就低下了头,不敢去看着盛笃行的视线,“没有没有,不过希望到时候这场比赛能够快点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