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艰难吞吐巨大 小妖精这么湿张开腿让我看看

  乔沐元赶到抢救室外,不停有医生和护士来回奔跑。

    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眼巴巴看着抢救室的大门,坐立不安,眼神里满是惶恐。

    她问警察:“这件事目前为止知道的人多吗?”

    “不多,应纪先生的要求,消息已经全都封锁了下去,至于刚刚来的那位井先生是谁通知的,我还不太清楚。”

    乔沐元知道井锐八成是她哥哥给她安插的那些保镖通知的,她回京城后早就把那些保镖支走,但也仗不住他们消息灵通。

    井锐哥既然知道了,那这件事也无法再隐瞒。

    “哪位是纪长慕先生的家属?”有医生出来问道。


 

    “我是!”乔沐元走过去。

    “请问您是他什么人?纪长慕先生失血过多,情况危急,需要签通知书。”

    “我是他未婚妻,我来签,我负责。”

    “行。”医生将文件递给她。

    乔沐元全都签上自己的名字。

    刚签完没多久,又有医生出来让她签通知书。

    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她签了不下八份通知书,这样的频率让她无法心安,差点昏厥。

    “乔小姐,喝点热水。”警察给她倒了杯热茶,“你脸色很不好,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此时此刻的乔沐元嘴唇苍白,双目失神,她木讷地摇摇头。

    她没有不舒服,只是,眼前全都是纪长慕倒在血泊里的场景。

    距离她上一次见他有多久了?好像有很多天了。

    可他们说好了的,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个日日夜夜,他们还要在一起很多年。

    再过一些天她就要过生日了,他说好了要给她买礼物的……她不要礼物了,她只要他醒过来。

    她只要他好好地站在她面前……

    医院很安静,但容不得她陷入这样的悲戚情绪,不一会儿又有医生出来找她。

    “病人失血过多,身体较弱,现在血库的血用完了,还需要输血。”医生对乔沐元道,“A型血。”

    乔沐元不是,警察小哥也摇摇头。

    “那需要去附近血库调动,麻烦签个字。”医生继续让她签字。

    乔沐元的手都在抖:“他情况怎么样?他现在怎么样?”

    “病人去年刚动过一场大手术,今天又遭到这样的不测,情况不太好,唯一庆幸的是,刀子没有扎到心脏,差一点。”

    医生没有多说,收起签好字的通知书,紧急安排人手调动血库。

    室外,寒风凛冽,乔沐元的身体比外面的风还冷,四肢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