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强行和我发生了性关系 娇 羞 乳 湿 夹 腿 校花漫画

    船只下水,船只上的各个功能以及性能都正常,沙司在尤利安递过来的签收协议上签了字,从此这艘船就算完全属于他了。

    从汉堡到香江,路程并不近,后在嘉比尔他们游艇协会也不是第一次从汉堡这边把游艇往香江运送了,他们提前联系了一艘超大的货轮,他们可以帮着把游艇直接运送回香江。

    “老屠,这船就交给你了,你跟着回香江,到了香江后,就停靠在深水湾就好。”

    把游艇开到汉堡码头,看着游艇被装了船,沙司叮嘱屠格涅夫道。

    “放心吧!老板!我会照看好它的!”

    屠格涅夫对这艘游艇也是非常喜欢。

    “另外就是,船员的事你要上心了,要尽快找一些可靠的船员!”

    沙司用能力卡看了屠格涅夫的忠心度,发现居然上升到了85的程度,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这倒是让他可以放心把这个游艇完全交给他了。

  游艇的事情弄完,沙司也没等拉着游艇的货轮启动,就离开了码头。

    汉堡被纽约时报列为全球52个必去之地之一,这是德意志唯一一个获此殊荣的城市,并且一直稳居该榜单前十名。

    著名的旅行指南《孤独的星》也将汉堡排在年度《最佳旅行城市》第四名。

    沙司到了这样的一座城市后,并不想立马离开,尽管他已经快到期中考试的时候了,他还是决定留一天再走。

    汉堡这个城市面积不小,但是汉堡中心区并不太大,所以沙司虽然只准备了一天时间,但还是决定慢慢的逛逛。

    漫步在汉堡中心市区,河流纵横,水道密布,河流或是水道旁建筑林立,很容易产生身处水城“威尼斯”的错觉。可是再仔细看看,汉堡远比威尼斯更为豪迈大气,着实气度不凡。

    在市中心的位置,沙司发现了一片湖,沙司很喜欢这里,湖畔古老街道上,林木苍郁,花香袭人,商铺林立。

    特别是在湖的南面,远远的可以看到五个尖塔,那应该就是汉堡有名的五座教堂了。

    湖边的有很多人散步,有看起来就是当地人的德意志,也有一看就是外来旅游的游客。

    湖边的一座庄重漂亮的文艺复兴式建筑吸引了沙司,问了方波才知道,这里就是有名汉堡的市政大厅,它建造于1987年。

    市政大厅外部装饰富丽堂皇,其精美程度不亚于它周边的任何一座教堂,而其庞大的气势又盖过了身边所有的建筑。

    沙司真的喜欢这座城市,就这么腿着,带着方波还有凌小惜逛了好几个小时。

    “老板,有个节目想要邀请你。”

    正准备找地吃饭的时候,朴相元的电话打了过来。

    “什么节目?”

    “撒欢吧哥们!”

    接到这个节目邀请的时候,朴相元倒是不意外,因为随着我结的节目播出,沙司在棒子国的人气是越来越高。

    据说很多粉丝在网上留言要让沙司多参加一些节目,甚至还跑到其他节目评论区留言,让其他节目邀请沙司上节目,撒欢吧就是受灾最严重的综艺。

    再加上最近沙司明显有参加节目的想法,所以在接到这个电话后,他就给沙司打了过来。

    “哦,就是联盟引进的那个是吧?”

    这个节目沙司当然不陌生,他到这个世界第一次遇到明星就是这个节目。

    “没错,这个节目现在是棒子国内可以说是最火的综艺之一。”

    “什么时候?”

    既然决定要把自己的知名度扩大,沙司也不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

    “一周后!”

    “可以,你帮我接了吧!”

    一周后期中考试也结束了,沙司觉得可以接。

    “好的,老板!”

    沙司同意了,朴相元也就没有其他事挂了电话,不过让沙司没想到的是,在挂完电话后一个多小时,他正吃饭的时候,朴相元又打了过来。

    “又有什么事?”

    “那个,又有一个节目想邀请老板。”

    朴相元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什么节目?”

    自己这么火了么?居然一个节目接一个节目的想要邀请自己。

    “是个新节目,JYP公司想与公司旗下的TVN电视台合作推出一档练习生节目。”

    这个节目说实话,之前朴相元听说过,不过并没有太多关注,毕竟CJ现在也没有练习生这个部门,可是没想到今天突然接到电视台的电话,说是朴振英想要邀请沙司参加这个节目。

    看来是这个节目基本通过了初步立项,准备要实施了。


 

    “练习生节目?还是黄瓜视频wu自己公司旗下的电视台?”

    说实话,对于CJ娱乐沙司了解的并不多,知道旗下有不少电视台,但他对棒子国电视台的印象也就只停留在三大电视台这个层次,对于其他电视台了解的都不多。

    “嗯,是的。”

    朴相元应道。

    “这个TVN我不太了解,你跟我说说。”

    不懂就不要装懂,这是沙司的原则。

    “TVN是收费电视台,主要播出电视剧和综艺两块,收视率在所有有线电视台中是最高的。”

    “哦,那他们邀请我是个什么意思?朴振英不知道我的身份么?”

    大概了解了这个电视台,沙司又问起了这个新节目。

    练习生节目,沙司一听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不就是一帮想要出道的练习生,在所有观众的投票见证下出道么。

    对于棒子国的各种规矩,沙司现在也是了解了不少,知道这个国家是个阶级划分特别严重的地方。

    去参加这个节目,先不说自己能力问题,就单单这些练习生,一个个见到自己不都得吓得把头低到地下去?

    那一个敢在与自己Pk的时候胜过自己?

    以自己CJ娱乐第二大股东的身份,这些练习生败给自己,还有出道的可能,即使这次出不了道,还有下次,但是要是胜了自己,他们还想在这个圈里混?

    即使自己不在意,也有的是人会暗中揣测,把这些敢于胜过自己的人刷掉。

    正所谓不打懒不打滑,就打不长眼!

    “肯定知道,他可能是想借此机会与您拉近关系吧!”

    朴相元对于朴振英的想法倒是多少有些理解。

    他觉得朴振英绝对是研究过沙司的,知道沙司写歌写的很棒,而且唱的也不错,所以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毕竟这样一个财力的人,特别是还对影视圈有这么大话语权的人,不管用什么方法,能接近拉上关系,就算让整个节目做陪衬,也是值得的。

    “这样啊,先推了吧!”

    想了想,沙司开口道,他虽然想要出名,但是这么去欺负别人,他还是觉得没必要,自己要想出名,渠道多的是,不差这一个两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