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我快坚持不住啦 嗯 嗯在深一点儿 np

他虽然嘴上说早结婚不好,其实直接早有想法结婚。

  “好在没结婚。”洛瑾庆幸道,结婚后才发现女方劈腿,那就是大绿帽,事情就没法简单了事。

  “是啊,好在没发展到结婚的地步,不然我就成为所有人眼中的大傻子。”孙楠自嘲一笑,他的好友肯定觉得他傻,竟然被女人劈腿了。

  而劈腿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年纪大,最多就是有点钱,他输在这一点。

  “不要妄自菲薄,表哥,你还年轻,路很长,到了30岁,你可能又是一番作为。”洛瑾安慰道,她从不小看生活中的任何一个,未来充满不定性。

  “乐观点,调整好心态,又是新的开始。说实在,世界上比你苦的人太多了,还有很多人认为饱餐一顿便是幸福。也有人认为,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就是幸福,当然,每个人情况不同,他们的愿望也不一样,而我的愿望,就是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然后无忧无虑地过每一天,至于这个无忧无虑,不一定能达到,但我会尽力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不过你呢,也不要和其他人人比,世界这么多亿人口,比来比去,岂不是要呕死?”洛瑾不攀比,因为她清楚了解自身的能力。

  孙楠点头,他也赞同,世界这么多人,比来比去,自己不气死才怪,

  “洛瑾,你觉得我适合做什么?继续找个普通单位上班,做个小会计还是继续考证。”孙楠有些迷茫。

  “额,表哥,我可不是万能的,这只能靠你自己。”洛瑾实话实说,靠她真的没啥用,偶尔给点小意见还是可以,但是问她如何选择,那她就纠结了。

  “好吧,好吧,是我太着急了。”孙楠没继续要求洛瑾给自己建议。

  洛瑾喊来服务员先结账,打折后是833,并没到1千块。

  她托着下巴看着孙楠吃着,脑袋微微侧看,看向广场,扪心自问,她聪明吗?不,也不是那么聪明,也有犯蠢的时候,当年的她一旦出现失误,面临的后果,不是受伤就是死亡,重生是什么,她不知道,只想过好现在,回想当年的生活,她一点都不想再回去。

  习惯了刺激紧绷,恢复平淡并不容易,因为她还有着一些习惯,无法改。

  孙楠艰难地吃完桌上剩余的食物,然后喝上一大杯水,“太撑了。”

  没得到回复,孙楠多喊几声,“洛瑾?洛瑾?”

  “嗯?吃完黄瓜视频播放器就出去走走,消消食。”洛瑾拉起孙楠,两人分别前后离开。

  孙燃他们早已买单离开,因为下午还要上班,他们工作差不多是大小周放假,比起上班六天的人,其实舒服少许。

  洛瑾与孙楠可以说是走回去,因为来的时候,他们选择打的。

  回到孙楠家,就已经四点,而家中,孙函和他妻子也回到家中,两人已经换好了衣服。

  他们看到两个孩子回来,让两人赶紧收拾,5点准时出发到景豪酒店。

  因为孙楠家的车早上已经借给大伯一家,可能要晚上才能拿回车,他们就准备坐洛瑾的车过去,而孙燃下班后会自己过去。

  洛瑾对于他们早上没接亲的事情也感到古怪,按习俗,男方这边直系亲属不应该接亲?她也没去问,反正他们怎么说,她就怎么做,五点的时候,大家都换好衣服,坐上洛瑾的车前去婚礼酒店。

  他们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大标牌,孙智与江菲喜结良缘。


 

  根据路标来到婚礼现场入口,门外就有家族的长辈在门口坐着收礼金,他们登记人名和礼金数,孙函夫妇给了2000,而洛瑾也给了2000礼金。

  而他们围着基本是安排好的,孙岳把自己自己的两个弟弟一家及洛瑾安排在一桌,他们找到位置坐下来,也都在等待其他人。

  这个点入场的人并不多,但陆陆续续也会有人走进来。

  婚礼现场的座位逐渐被坐满,主持人开始站在台上活跃气氛。

  江池吊儿郎当和姑姑一起坐下,目光四处看去,“隔壁桌就是我姐婆家的亲戚?那个年轻的女人是谁啊?我第一次见。”

  江池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苏洛瑾,长得漂亮,身材也不错。

  江池的姑姑江月,三十出头年纪,有着菱角分明的脸,尖下颏,浑浊锐利的小眼珠,薄薄的嘴唇,穿着职业化。她的面相与妆容直观的告诉陌生人,她很强势。

  江月也注意到苏洛瑾,第一眼就被对方的气质吸引,再看自己不着边的侄子,“我也不认识,但看那个女孩应该是你姐婆家的亲戚,或者说她是你姐夫哪个堂弟的女朋友,不然也不会和孙家人做在一块。”

  “长得还挺漂亮的,之前姐夫他家这边没什么女性给我介绍,喏,这个不是?”江池最在乎自己的身高,所以他要找个高个的女孩子做女朋友,改变自己下一代基因,而女朋友,肯定要漂亮的。

  “你就别多想了吧。”江月鄙夷地看江池,他也不看看自己长

  什么样子,看到漂亮的女性,就以为自己能勾搭?

  “你还是我亲姑姑吗?难道你不想我找个好老婆?”江池也习惯被自己姑姑鄙夷,但他知道姑姑是以江家利益为主。

  江月当然想江池找个好女人结婚,顺便改变他现在无所事事的态度,“就因为是你亲姑姑,所以黄瓜视频成人决定给你找能制住你的老婆,以后有人管着你,黄瓜视频wu也能省心。”

  “姑姑,要是我老婆是这个女人,我觉得我会改变自己。”江池渴望地看向自己姑姑,父母介绍的相亲对象,他一个都无法接受,不是胖子,就是长得不太好看。

  江月把茶水推到侄子面前,“今天你姐结婚,你就好好做你的小舅子,不要瞎闹。”

  江池却心痒痒的,不行,一会要和姐姐说。

  洛瑾和孙楠坐在一起,孙楠觉得好无聊,听着主持人逼逼叨后,新郎站在舞台上,随后播放早上接亲片段。

  普普通通,让人无法找到有趣的点,随后就是新娘被她父亲带入场。

  简单的程序下来,就到敬酒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