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下面就湿的短文 在公车上被一个接一个

她正好口渴了,而且泡吧哪有不喝酒的,薄言的酒当然更不客气,一口气把架子上的几小杯全都喝了。

还好架子上也只放了三杯,但威士忌好歹也有四十度,三杯下肚,一开始冰镇过的威士忌冰冰凉凉,还有果香和木桶香味。但三杯下肚,只觉得口腔顺着喉咙到胃部,甚至心脏也跟着灼烧。

整个人喝的眉毛也跟着扬了起来,比单纯喝啤酒,多了几分飘飘然的感觉。

薄言也不敢让她再喝,扶着她回了房间。也许是因为刚刚跳舞的关系,她醉的格外快,笑眯眯的伸出手臂:“要抱。”

薄言嘴里嫌弃的要死:“你都多大年纪了还要抱?你长着腿是干嘛的?”


 

夏思雨习惯性的回答:“给你摸的啊。”

旁边韩亦汎都禁不住咳嗽了两声,商菲儿也是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是这种相处模式,忍俊不禁。

薄言还是一派平静,伸手把她抱起:“抱可以,你胳膊离我远点,上面全都是汗。我的衣服可是很贵的。”

夏思雨眨了眨眼睛,谢谢你的提醒,她刚刚还嫌弃在上面蹦迪没带毛巾,可算给她找着毛巾了。

夏思雨的脸拼命往上蹭,蹭的薄言的t恤皱皱巴巴的。薄言也不理会,还是一脸淡定的说:“那明天早上片场见。不要迟到。”

韩亦汎看着拼命蹭的夏思雨一脸怪笑:“你们明天大早上还起得来吗?”

薄言更淡定了,好像根本听不出他的弦外之音:“当然,我没有迟到的习惯。”

然后抱着扭来扭去不老实的某人走了。回了房间,他把人直接丢到床单上,夏思雨很少喝烈酒,三杯下肚现在酒劲上来,脑袋虽然晕乎乎的,但是意识特别清醒,她晃悠悠的扶着墙起来,跟着薄言走到浴室里。

浴室这边,他先让宋风致仔细的清洗了浴缸,他正在浴缸这边换水。夏思雨摇晃着走过来,直接从背后抱着他的腰:“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