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能这样,我是你老师 男同桌把舌头伸进我下面

要写‘宛先’就是收信人

写‘送先’就是寄信人

“是啊,要很认真才行。”

寒山美理颇有感触,接过信封,启动非常昭和的语气,“请放心交给我吧!就算是贴切手也要非常端正的呢这样才配得上西门桑的形象。”

西门摸了摸脸,心想就这82比上辈子差远了。

不过寒山美理倒是挺会说话的,看表情也是很真诚。

“啊”

寒山美理一声轻呼,面露苦恼。

“怎么了?”西门瞥她一眼。

“唔,我是想,信封上的字体跟里面的不一样,这样的话”

“这没问题啊!我自己写就好。简历我会自己印。”

“可是,上面的日期最好跟寄出的时候一样”

系统直接就上手写体,都是打包价了。

“没关系,我自己可以的,接下来去找新房子吧!”

“新房子?现在吗?”

“我之前就开始在找了不过有几个选择,一时下不了决心。”

西门本来是想,跟系统买信封的时候给空白的,他自己写公司名字。

他的中小学知识包里本来就有文字内容,书写水平也是相当的高水平。

结果系统对他严肃地批评

[既然要大规模投递,那就直接印公司名字好了,

正好系统本身就有企业目录。

无非是价格高一点,制作简历,普通信封加邮票

投递你就自己去邮局]

[简历加信封加邮票,整好,每份200元]

‘为什么这个不能租用?’

岛国这里大大小小的企业数量很多,超过五百万家,百年以上的老店更是有三万家以上。

五百万家,若是一家给一万,这就五百亿了呢!

难怪以后那么多人靠卖企业名录和用户数据赚钱。

可如果十个人以上的企业都不放过,那光是这寄信成本就得十多亿元。


 

[要租用吗?但有寄送数量限制,过多租用物品将有一定几率造成大脑损伤。]

‘当然是想租用,毕竟200跟1元比起来,谁都知道哪个划算,而且我还可以从别人手里消除。’

[好,那就给你租用,建议流落在外的租用品不超过10万件,否则消除都来不及。]

‘那就先租十万,先寄东京本地还是外地的,无非就是几个经济大区,一个县一个县来吗?’

先寄远的,人家来不了,银行开户在邮政银行,正好可以让他们方便打款。

寄近的,人家有可能直接上门,给将开的店带来客流。

那就各来五万份,一半东京都,一半大坂。

东京这边来的,只要赚一万都不亏了。

脑子里看着十万个简历被打了包又装了箱。

“西门君,您觉得多少钱才愿意去面试?”寒山美理小声问道。

在她看来,如果多少钱都不去,那就是真的想骗,如果说是那边诚意不足,就不能怪西门君了。

总不能什么大坂的会社给一千块钱就让东京的人上门面试。

“我也不知道,反正先看多少家,然后再确定一个路线,”西门自己都说笑了。

“最好防着他们上门来,”

回信,那人家不如直接上门。

“咦,这还真的是个问题那我选择的新住址,稍好一点的。就当我面试他们了。”

西门认真考虑起‘时间管理’问题,某种意义上,这有点渣,有点像塘主,海王。

十万封求职信撒下去,搞不好几十家会社同时上门,跟几十个家长带女儿同时上门提亲是一个道理。

一般情况,很难把礼全收下来,必须有点手段。

来的,没来的,以后就得区别对待。

可划分为‘可以放过’和‘不可饶恕’两类。

“那”

寒山美理看了下西门,弱弱开口“我也要租个新地方,请西门君跟我一起住吧。”

“不用啦,我来租好了,还用不着你来养我。”

“那”

寒山美理转身又拿起那个白信封,双手递给西门“西门君,请一定要收下。”

这道具你都拿几回了,西门没好气“真不要。”

“为,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觉得你现在比我更需要钱。这二十万是不是你最后一点钱?”

“不是的,我还有一点”

“你有也不可能多。”

“西门君,我平时可以摆些摊子。”

“摆摊子?”

“嗯,以前我”

“好了,赚钱的事不用你管。”西门摆摆手指,笑道“我很快就可以赚到钱了。”

“可是,只能选一家会社工作。”

“如果他们都来找我,那我可以做的事就太多了。”西门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