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被强奷系列小说 残暴蹂躏惨叫

 当然他说的这些都是实情。

        “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创作出《遇见》这首歌?这是你的第一首歌吧?”邹深微微眨了眨眼,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

        “《遇见》确实是我的第一首歌。”何言风微微抬眼,像是陷入回忆一般,“这首歌的创作,说起来还有些离奇,事情是这样的……”

        接下来花了几分钟时间,何言风把阿依慕在蓝月亮酒吧驻唱,遇到加菲猫组合的无故挑战,最后利用《遇见》这首歌重新夺回驻唱资格的事情大略地说了一遍。

        当然这其中,何言风肯定是隐去了真实地名和真实人名的,只用某酒吧,某组合来替代。

        毕竟他可不想因为这个节目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以前你没有创作过任何一首歌曲,自从参加了【怦然心动】节目之后,原创歌曲就一茬一茬地往外冒,所以网友,乃至个别有影响力的网友开始质疑你的创作能力,这其中的转变是因为什么?”

        何言风听了这话忍不住失笑。

        用“有影响力的网友”这个词来形容丁为民那些大v,还真的是既形象又贴切。

        想了想,何言风开口解释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这也不叫转变,现在回过头去看,其实我是有这方面天赋的,只是以前我没有想过,没有尝试过……”

        说到这里,何言风无奈地摊了摊手,“这一尝试,结果大家都看到了!”

        “这么说,分手对你来说,还是一件好事?”邹深突然在这里挖了一个坑。

        何言风皱了皱眉,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不过最后还是开了口,“也不能说是好事吧,只能说,一饮一啄自有天意!”

        “对于网络上面的那些质疑,你有什么要回应的吗?”邹深再次抿了一口白开水。

        “回应?”何言风浅笑,“我觉得,作品就是最好的回应,而且现在应该没有多少人还会质疑我的创作能力了吧。”

        “确实少了很多,不过还是有一些的。”邹深抿嘴轻笑。

        “对于那些顽固黑粉,他们是什么态度,我压根不会在乎。”何言风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对于假跳楼事件,你怎么看?”邹深沉默了片刻,而后直接丢出一个大杀招。

        何言风也是沉默了一会儿,最后语气颇为复杂地说道:“人红是非多!”

        “黄瓜视频成年污在线视频播放看到,最后你们工作室放弃了起诉对方,能说说原因吗?”邹深就着这个话茬接着问道。

        “起诉,乃至让她锒铛入狱,其实都没有多大的意义,因为说到底,她也只是一个受人指使的卒子而已。”何言风嗫嚅了片刻嘴唇,最后还是选择吐露出实情。

        这种事情虽然行内人都知道,乃至不少吃瓜群众都猜出了几分道道,但是直接这样点破还是有些冒失的。

        何言风的这番说辞等于是把娱乐圈里面的一些黑暗面给说破了,如果被普罗大众知晓,肯定会引起不小的反响。

        “何老师,你还真是……百无禁忌!”听了何言风的回答,邹深的脸色蓦地一变。

        何言风摊了摊手,直接开口推诿道:“这可不能怪我,这个问题可是你提的,还有,最终怎么剪辑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邹深听了这推卸责任的话忍不住无奈苦笑。

        我这问题明明很普通,都是你自己自曝的,最后却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还真是个狡猾的何老师。

        “黄瓜视频成人看到,除了歌曲,你还创作了一首诗和一首词,这是不是说明,你在文学上面的天赋也很好?”问题问完,邹深还淡淡地补充了一句,“毕竟你的诗词可是获得了不少专业人士的认可!”

        “可能有吧!”何言风直接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不过我很清楚,贪多嚼不烂,所以这方面我不会投入过多的精力。如果以后灵感爆发,却是有佳作出现,我可能还会发表诗词作品,但是如果没有灵感,我也不会刻意强求!”

        邹深听了这话,心中的腹诽差点要脱口而出。

        就你这样,随便创作一首歌销量就起飞,随便写一首诗就获得专业认可,乃至可以说是经典,还叫明白贪多嚼不烂,还叫不会投入太多精力。

        照这说法,你若是全力以赴,岂不是要震惊整个文学圈子,诗词圈子?

        收摄了一下心神,邹深声音平静地问道:“也就是说,文学方面并不会成为你未来发展的主方向?”

        “不只是文学,包括音乐,其实都只是我的兴趣爱好而已,我真正的主业大家都知道,是教书育人。”何言风微笑回应道。

        这下,即使涵养不错的邹深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连音乐都不是主业,只是你的兴趣爱好而已,那你知不知道,就你的这个副业,干趴了多少以此谋生的专业人士。

        邹深觉得,何言风知道,他就是在装逼而已,但是没有证据。

        不过既然何言风都这么说了,她索性顺着这个话茬问道:“那不知道既是文学创作,又是音乐创作,还上各类综艺,还有商演,会不会影响你的教学工作。”

        “当然不会。”没想到不知不觉还是掉坑里了,何言风暗呼大意了,随即语气肯定地说道:“因为无论是我的文学还是音乐作品都是依靠灵感来创作的。”

        “灵感来了,也许一天我能创作几首歌出来,没有灵感,几年创作不出一首歌也是很正常的。”何言风继续说道:“所以这方面根本不会花费我多少时间,至于电视节目和商演,这是我凭能力让自己过得更好一点的方式,我肯定不会全部推掉,但是我会掌握其中的度,肯定不会影响我的教育工作,这点大家可以去西艺打听一下,至今为止,我还没有缺过一堂课,也没有一次迟到或者早退的记录。”

        说到这里何言风坦然地笑了笑,“除此之外,我还担任了今年年底第一届大学生音乐节黄瓜视频wu学校的带队老师职务,带了三个学生。”

        “另外在我的本职课程之中,我还做出了承诺,任何学生,只要在这个学期综合表现最优秀,就能获得我的一首原创歌曲。”

        邹深听了何言风曝出来的信息,脸上露出一抹十分诧异的表情,“用原创歌曲鼓励学生们努力学习,获得这首原创歌曲的学生,很可能因此一飞冲天,直接在歌坛打下自己的名气。”

        想了想,她提出了一个不在预设之中的问题,“这样的教学方式,会不会功利了一点?”

        “会!”何言风的态度十分坦然,他直接反问向邹深,“但是学生为了更好的学校努力读书,为了更好的成绩夜以继日是为了什么?”

        邹深闻言瞬间无语,因为从本质上讲,这些都是功利行为,都是为了更好的前程,为了获得回报。

        既是如此,他在教学上面用了点功利手段又算得了什么。

        “据黄瓜视频成人所知,目前你所教的课程并没有音乐相关类的,不知道以后你有没有开设这类课程的打算?”邹深继续沿着这个话题往下问道。

        “有的。”何言风没有多言,干脆地回答道。

        “这个学期没有开,是因为自觉能力有缺吗?”邹深目光温柔,问出的问题却是越来越尖锐。

        “是的。”何言风继续简练地吐出两个字。

        “可是你创作的歌曲比大部分的老师应该都更多,而且质量也很高……”邹深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不过意思却是已经不言而喻了。

        “创作能力是创作能力,教学能力是教学能力,创作如果说是灵光一闪的事情,那么教学就是日积月累,就是水滴石穿的事情,基础和经验明显更重要,而在这方面,我自己都还是一个学生。”

        “你太谦虚了。”邹深随口恭维了一句。

        何言风笑了笑,没有搭茬。

        “最近网络上面有一些言论,针对你刚刚创作的新歌《老鼠爱大米》觉得这首歌的质量对比以前差的多,所以不少言论都觉得,你江郎才尽了,你怎么看这件事情?”说罢,邹深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显然很想知道何言风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创作对我而言就是一种兴趣爱好,也许哪一天我在这方面没有兴趣了,就不创作了,或者放低了创作频率,所以我并不认同江郎才尽的说法,因为我压根就不觉得,我是江郎。”何言风侃侃而谈,“其次我并不认同《老鼠爱大米》这首歌的质量比《遇见》《世间美好与你环环相扣》这些歌差。”

        “哦?”邹深听了这话,脸上蓦地流露出一抹兴趣之色。

        “我认为《老鼠爱大米》这首歌对比我创作的其他歌曲只是风格和类型的差异,质量上并没有高低之分,这些歌都是我创作的,都是我的孩子,在我的心里都是平等的,至少在我这里没有优劣之别。”何言风认真回答道:“可能在很多专业人士的眼里,一些偏向于通俗,偏向于社会底层的歌曲就是上不了台面,就是没法和别的歌曲相提并论,我还听说了这个一个鄙视链,说是在音乐圈子里面,玩古典的看不起玩爵士的,玩爵士的看不起要摇滚的,玩摇滚的看不起玩嘻哈的,玩嘻哈的看不起玩网络的……我不知道这条鄙视链是怎么来的,但是在我这里,都是平等的,只是受众群体不太一样而已。”

        “在我的定位里面,《老鼠爱大米》就是写给普罗大众,写给社会底层百姓听的歌曲,也许不受专业人士待见,也许不受社会精英层喜爱,但是不能否认的是,这是一首十分优秀的歌曲。”何言风直接给自己的歌曲正名,“不喜欢可以不听,但是我希望有些人别以自己的审美和主观情感去判断一首歌的优劣。”

        最后,何言风补充了一句,“还有,一首排在月度新歌榜榜首的歌曲,一首付费下载/播放即将破千万的歌曲,我不明白,为什么还有人睁眼瞎,说它不优秀!”

        “你最近创作的歌曲成绩都很不错,无论是自己演唱的,还是给别人的演唱的,基本都在月度新歌榜的前十,这是不是说,你的创作已经完全屈从于市场了?”邹深提出了一个颇具争议的问题。

        “如果说屈从,我的歌曲从来只屈从于我的灵感和个人感受,在创作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考虑市场的问题。”何言风笑了笑,“至于创作出来之后能取得什么样的成绩……”

        说到这里,何言风顿了顿,“我相信,只要用心创作,总有欣赏的人!”

        “退一万步讲,即使没人喜欢,那也无所谓,因为我还可以孤芳自赏!”何言风随口补了个例子,“就像我刚刚在星月奖颁奖典礼上面演唱的原创歌曲《神京一夜》,可能有人会不喜欢,也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是对传统戏曲的亵渎,但是这些声音都不会影响到我,我喜欢这首歌,喜欢这个类型的歌曲,如果有可能,我还想创作类似的歌曲出来。”

        “说起《神京一夜》,不知道何老师介不介意就李紫苑的假唱事件说明一下自己的态度。”邹深刚愁没有借口过渡到这个话题上面,没想到,何言风居然自己凑了上来,“刚刚她的签约公司发表了声明,说她是因为那天喉咙出了问题,不想放弃演唱,不想让远道而来的粉丝失望才迫不得已假唱的,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

        “哦?”何言风态度谨慎地回答道:“这件事情,虽然我也在现场,但是当时都在奖项上面,毕竟大家都知道,我是第一次参加星月奖这种级别的大奖,而且还入围了三个奖项的候选名单,所以当时我的心思都放在了奖项上面……”

        “至于这件事情,假唱,肯定是不对的,我想,经历这件事情,她会获得成长的……”何言风的回答中规中矩,没办法,这种问题,不中规中矩也不行。

        还是那句话,何言风可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

     “你的节目是既定的吗?”邹深突然开口问道。

        何言风听了这话,内心猛地一突。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

        对于自己获得,或者说,被强加的那个表演资格,何言风十分清楚,压根就不是既定的。

        自己就是临时加塞进去的。

        虽然这也不是他的主观意愿,但事实就是如此。

        至于被自己顶替的那人是谁,何言风到现在还不知道,自然不可能知道内里的真实原因。

        节目组说是人家身体不舒服,不方便上台表演,那就当是身体不舒服吧。

        虽然潜意识里,他是不太相信。

        毕竟那天那个舞台,能在上面表演,还是比较重要的。

        表演嘉宾肯定会处理好各种状况。

        出现身体不行,支撑不了表演的概率还是挺低的。

        不过这种事情,不管是真是假,不去探究就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所以一直以来,何言风都刻意回避,不去触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