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班里插了语文课代表 放开我你已经是我的

   钻出车门的叶凡看着岗亭,看着度假村上空,眉间再度多了一丝凝重。

    他发现,这个度假村环境清幽,还有山有海,只是度假村位置有些低陷。

    风和水进来容易出去难。

    就连天空的乌云也好像被聚集的多一些。

    而且叶凡耳朵还似乎听到凄厉风声中带着鬼哭神嚎……

    “乌云压顶,煞气聚集,阴魂唤醒。”

    叶凡盯着度假村声音一沉:“这是‘引风入岸’啊……”

    “噗嗤!”

    没等叶凡话音落下,几个跟着包浅韵下来的秘书就忍不住笑了。

    一个个目光都跟看笑话一样。

    叶凡所为,在她们看来不仅是装神弄鬼,还有哗众取宠引起她们注意之嫌。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风水忽悠人,连校园妹子都不吃这一套。

    “到这里了还装?”

    包浅韵对叶凡也是嗤之以鼻冷笑一声:“走,去找亨利先生他们。”

    随后,她一脚踏入了天涯度假村。

    这一踏,她顿感一股刺骨寒意袭来,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

 包浅韵她们丢下叶凡走入度假村跟亨利他们会合。

    她都懒得理会装模作样的叶凡。

    包浅韵还寻思今天事情搞定之后,就通过包家关系把叶凡抓进去呆几天。

    免得他又去欺骗父亲或者其他无辜人。

    周律师几次想要跟包浅韵提醒叶凡身份,可是包浅韵不给他半点开口的机会。

    毫无疑问他在包浅韵心中依然是包六明身边混吃等死的废物律师。

    于是他干脆也收住了话头,任由包浅韵自以为是。

    看着包浅韵她们的背影,叶凡淡淡一笑没说什么,只是对周律师微微偏头:

    “周律师,带黄瓜视频播放器逛一逛,绕一圈,特别是出事的地方。”

    他扫视阴风阵阵的天涯度假村:“再给我查一查这度假村的历史。”

    “好的,叶少,这边请。”

    周律师毕恭毕敬叫来一辆电瓶车,让叶凡和南宫幽幽坐上去后亲自开车:

    “不过度假村的历史就不用查了,我对它简直就是了如指掌。”

    “这个度假村三分之一土地是填海来的。”

    “正中位置就是三连跳的地方,五十年前还是一个沉尸潭。”

    “它就等于一个官方的刑场和乱葬岗。”

    “欺君之徒,杀人凶手,掠夺之匪,不管死活全部丢入沉尸潭。”

    “对了,当时出轨男女也会被浸猪笼。”

    “为了正风气,各族族长会把抓住的男女,换上嫁娶时候的新衣。”

    “然后召唤各房子侄以及邻近村子的人围观。”

    “老族长会当着成百上千人的面,把光鲜靓丽的男女沉入大海。”

    “名义上是成全他们做一对苦命鸳鸯,实则是把最美好的东西撕碎给大家看。”

    “继而达到威慑暗地里苟合以及起了春心的男女。”

    “里面沉了多少人,只怕谁也不知道,但随便估算都有几百人。”

    “后来海岛经济大发展,各种律法也完善,沉尸潭也就失去作用了。”

    “再后来,主岛海岸线几乎被开发完毕,就剩下沉尸潭几个地方保持原貌。”

    “包氏商会就砸入重金拍下沉尸潭方圆十几里,还投入不少人力物力填海造度假村。”

    “为了淡化沉尸潭带来的心理影响,包会长全力删除沉尸潭资料,还取了天涯之名来代替。”

    说到后面的时候,周律师又缩了缩脖子,声音压低不少,好像有些害怕。

    他突然想起包镇海说的红衣新娘,寻思莫非真是那些阴魂爬起来?

    叶凡轻轻点头:“原来如此……”

    了解天涯度假村的历史,再结合包镇海的遭遇,叶凡心里早有数。

    不过他并没有火急火燎去解决问题,准备掌控全局后来一个斩草除根。

    接下来的半天,周律师开着电瓶车带叶凡把度假村转了一遍。


 

    期间叶凡在教堂、电影街、王室宫殿等地方一一停留。

    每一次叶凡都是拍醒呼呼大睡的南宫幽幽让她进入里面查看。

    每一个地方出来,南宫幽幽手里都多了一把黑色钗子和纸符。

    周律师单单看着这些东西就莫名发寒,但南宫幽幽却满不在乎攒在手里把玩。

    玩腻了,她才当当当丢入车上一个垃圾桶。

    下午四点,周律师带着叶凡出现在最后一个地方。

    就是建筑工人早上三连跳的钟楼塔顶。

    一踏入九层楼高的楼顶,叶凡就感觉一阵窒息,让人非常的难受。

    他抬头一看,钟楼天台还竖着一个大大的牌子,上面写着天涯度假村五个字。

    显然这是广告牌。

    只是这广告牌大的惊人,几乎占据天台七成空间,连风都吹不上来。

    非常沉闷,还让人不舒服,宛如在没有透气扇的地下停车场。

    周律师忙扯开自己的领带和扣子,饶是如此依然昏昏沉沉,不受控制向天台边缘挪去。

    南宫幽幽摸出锤子砰一声捶出一个洞。

    一股冷风吹过,沉闷散去一些,呼吸也顺畅。

    周律师也在边缘停下脚步,看着几十米高空,吓出一身冷汗。

    叶凡眺望着远方:“果然是引风入岸。”

    周律师眼皮一跳:“叶少,啥是引风入岸啊?”

    “啧,这都不知道,怎么做律师的?”

    南宫幽幽咬着棒棒糖很是鄙夷:“引风入岸是一种风水阵法。”

    “这种风水格局非常罕见,布置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因为它需要和天地结合。”

    “这种风水格局的关键之处,在于风。”

    “风,不是寻常风,是阴风,是怨气,也是煞风。”

    “这种风,常年沉淀在冤死或者凶杀之地。”

    “沉尸潭沉了成千上百的人,还很多是你所说的出轨男女,怨气极重。”

    “只是身处大海,波来浪去,让它们始终无法成煞。”

    “后来度假村填海,把沉尸潭直接掩埋。”

    “怨气虽然积攒成煞,但遭受重土压顶,也就无法冒出伤人。”

    “天涯度假村这时候还是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