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了语文课代表的那层膜 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小说

  道完谢,原本要坐到纪远扬身边的巧荔不知为何有些拘谨地没有落座,而是坐到了过道另一侧的座位上。

        她从背包里拿出一块手帕,细细擦拭发丝的湿漉。

        擦完头发,巧荔又细心将之前因为双手要搬箱子而一股囊塞进包里的雨伞擦干。

        过道另一侧的纪远扬没有看巧荔这番忙碌,只是透过动车窗户玻璃的反光,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

        除了时不时播报的广播之外,车厢里安静一片。

        整理完背包物品与自己形象后的巧荔心中默默扬起一丝不安:若是那男的中途下车了怎么办?她一个人怎么可能将这箱子拿下来!早知道这样,为什么要同意他把箱子搬上去?!!!

  短短的一个多小时,巧荔脑海里全是这个离她不到三米远的男人。

 

        越想越烦躁的她,索性眼一闭!

        可是闭上眼,那些问题依旧萦绕着她:待会他中途提早下车了怎么办?我一个人能不能把箱子扛下来?

        “上海到了,你不下车吗?”已经离开座位的纪远扬站在巧荔身侧,踌躇了好一会儿这才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戳了戳巧荔肩膀。

        “哈!哦!”巧荔恨不得立马钻进地缝,眯着眯着怎么就睡着了!

        下一秒巧荔想到那个箱子,赶忙寻找那个男人的身影。

        只见纪远扬稳稳地将箱子搬了下来,双手抬着,丝毫没有想要交给巧荔的样子。

        巧荔愣在原地,有些发懵。

        “你帮我拿包,我帮你搬箱。”纪远扬抬着箱子往车厢门口走去。

        巧荔大脑有些短路,一是因为这低音炮着实犯罪,二是俩人这萍水相逢的


 

        发懵归发懵,她赶忙抄起男人的公文包,三步并作两步追到他身后,边走边在他身侧探出脑袋,往上看向男人:“太麻烦你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纪远扬低头便能看到巧荔的小脑袋,从这个角度看她的面容,竟有一丝说不出的可爱。

        下一瞬,纪远扬否定了自己的这个评论。

        应该是从她出现的那一刻都挺可爱的。

        纪远扬的唇角在不由间又勾起一道令人不察的弧度,但他自己却牢牢抓住了,因为眼前这个女孩,心情大好。

        “小心,这么走路容易受伤。”心头的愉悦归愉悦,纪远扬还是第一时间提醒出声,“反正顺路都得出站。”

        听男人这么说,巧荔缩回脑袋,乖乖跟在他身后出了动车,紧接着她跟上男人步伐,与他并肩前行。

        纪远扬的步伐略大,踩着高跟鞋的巧荔为了追上他脚步,尽量加快脚步频率与他保持一致。

        而由此带来的高跟鞋踩地声也变得更为清脆了。

        纪远扬第一次不讨厌高跟鞋踩地发出的“刺耳”声音,相反偷偷加快了些步伐。

        巧荔第一时间发现男人步伐变快,努力保持同步频率的同时,满脸歉意地看着男人侧脸说道:“要不你就放在这里吧,我自己可以的。”

        见男人未作理会,巧荔继续说道:“要不先放一下,黄瓜视频成年污在线视频播放休息一下再走?这箱子对男人来说也挺重的吧。”

        这女孩竟敢质疑他?!

        纪远扬脚步微微一怔,并未停留,只是稍稍放慢步伐,继续往外走去。

        巧荔的脚步恢复少许正常频率,见男人依旧未作回应,只好默默跟在他身旁一言不发。

        “今天你还坐地铁吗?”出了站口,纪远扬停下脚步,侧脸出声问道。

        同样侧脸微微抬仰头的巧荔撞上男人湛黑深邃的眸子,没有发现男人这个发问的略显古怪,回道:“今天可以打车。”

        纪远扬一下就听懂了,应该是公费出差,可以报销。“那走吧。”

        “啊?”巧荔再次有些发懵,“太谢谢你了,我自己可以的,真的可以的。”

        纪远扬没理会身侧这位满脸写着感谢和歉意的女孩,只是淡淡说道:“我也要打车,顺路。”

  下一秒他看见女孩脸上闪过疑惑,错愕,感激和说不出来的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