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里开车 粗糙的狼茎

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

原来这女人是郑佳的大嫂,啧啧……要是能捣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着。

那边郑佳却明显有些恼怒,白净脸上眉毛都拧了起来,可是她那大嫂却浑然不觉,娇笑一声摇头说:“郑佳你这是说的啥话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来了,这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么,我还以为你出了啥事儿呢……大嫂这不是担心你么……”

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

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眼中露出了一抹泼辣之色,高声嚷嚷道:“郑佳你这话是啥意思?这些年你大哥出事儿瘫痪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你的侄儿今年都上小学了,还要书本费,伙食费,这些难道不要钱么!”

她那大嫂嚷嚷着,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发出尖声的哭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这样子了,他妹妹还拿话挤兑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

郑佳咬着牙齿,看着她大嫂在地上撒泼哭喊,气的她那娇小的身子都是开始发起颤了来:“曲蓉,要闹你就到别处闹去,我每个月都给了你一千块钱,这些钱还不够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学的钱,那天我也是亲自给了我哥的,你还要钱干啥!”

王松躲在门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但是眼睛里却没一点泪水,明显就是故意撒泼给郑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郑佳不平,你爷爷的,这曲蓉压根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郑佳姐的家里来找她要钱来了,这也实在是太……太不要脸了吧。

更何况,郑佳姐每个月都还给了一千块钱,在这村里头,一千块钱完全就够用了,王松他们一个月花销顶多也就几百块而已,那还是顿顿有肉的情况下……

曲蓉闹腾一阵之后,见到郑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这办法没用,她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脸上带着泼辣,狠狠冲着郑佳喝道:“成,你们郑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就回去跟你哥离婚!跟着他过这吃不饱饭的苦日子,还不如老娘自己一个人过!”

说着曲蓉转身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郑佳绝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郑佳的眼中终究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钱,我明天就给你,但是,这钱是给我哥和小成吃饭上学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

听到郑佳这话,那曲蓉的脸上的忿忿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带上了几分笑:“郑佳,瞧你说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这不是小成他们学校要交学杂费么,我又没钱……”“

不等曲蓉多说,郑佳走过去推了推她身子说:“行了,你快回去吧。”那曲蓉走到房门口,又是回头笑了笑问道:“那啥,钱……明天给我么?郑佳,学杂费可要一千五……”

郑佳皱眉点了点头:“明天就给你,你走吧。”说着她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屋外还传来了曲蓉的嚷嚷声音:“郑佳,那你明天可别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来找你一趟……”

王松蹲在里间屋子后面,看着这一出闹戏,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你爷爷的,这世上咋有这样不要脸的婆娘,虽说她男人是郑佳劫的哥哥,可是郑佳姐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养她们一家子啊!

每个月一千块钱,这在成华村里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消费了,郑佳姐哪里搞得到这么多钱?

忽然,王松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难不成……郑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条金项链,就是为了……为了这事儿?

难道,也是因为这些事儿,郑佳姐才会和其他男人睡觉?

一想到这个可能,王松心头对郑佳的最后一丝隔阂也是渐渐淡去了,现在的他不但不觉得郑佳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反而还对她生出了一丝怜惜。

这个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儿,瘫痪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个这样不要脸的婆娘,郑佳她……过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拉开,郑佳走了进来,她一眼便看见了蹲在门边上的王松,诱人的脸上立时就变了色:“你咋还没走呢?”

王松勉强笑了笑,站起身来就想去抱抱郑佳,可郑佳却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给拍开了去,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瞪着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没听见么?”

王松心下知道郑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气,乐呵呵地说:“郑佳姐,我这不是等你……”

谁知郑佳的脸色一沉,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光棍,一辈子折腾不到女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看喜欢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给我滚!”

听到这一番话,王松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想要说点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啥,沉默半晌,他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从后院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想着刚刚郑佳说的那一通话,王松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儿,可是也不知道为啥,对郑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郑佳姐被曲蓉那样逼迫的样子吧。

想着这些事儿,他也是渐渐走到了家门口,可是抬头一看,家里房门却打开着,屋里传来了嫂子的说话声……

王松皱了皱眉,走进房门一看,眼睛却不由一下子瞪大,这他娘的……咋家里来了这么多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