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里面不出来了好不好 低头埋入便含了起来总裁

徐桂香听完,整个人一怔,她压根就没有想过今天张小辫会胆子这么大,而且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张小辫,你,你……”徐桂香激动起来,说话都开始结巴了,扬起手就要往张小辫身上打。

张小辫一把抓住了徐桂香的手腕,而这时候他的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徐桂香的胸前。徐桂香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是因为老公是文书,不用她下田下地,而且又会包养,皮肤白皙的根本不像是农村人。

虽然没有自己嫂子李春兰模样周正,但是胜在会打扮,胸口那条幽深的细缝,看的张小辫有些激动,恨不得扑倒这个侮辱自己嫂子的女人,狠狠的倒腾她。

这时候张小辫的脑海里,冷不丁的传来圣女毫无感情的声音。

“普通阴女,可以通过西施浣纱来吸收她身上的人元。”

获得人元,张小辫早就知道。

西施浣纱是个什么东西?

张小辫心里嘀咕了一声,几乎就在同时,他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一大段的信息。

西施浣纱是一种行房的姿势,属于‘古技十绝’。

这时候在张小辫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赤身裸体的女子,这个女子坐在一个精光男人的身上,左右摇摆,神情很是享受……

他娘的,这谁受得了……

张小辫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脑海里突然出现这样的画面,此时他的小兄弟也立马雄起了。

“张小辫,你好大的胆子,你信不信……”

徐桂香本来是想用自己老公村文书的身份来给张小辫和李春兰一点颜色看看,但是当她看到张小辫身下的异样,顿时眼神不由自主的火热起来。

徐桂香双手提了提胸脯,然后又朝着张小辫走近了几分,两团饱满差几公分就贴着张小辫的胸口了。

“张小辫!你刚刚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徐桂香挺直了腰板,即使她比张小辫矮一个头,但是平时的嚣张气势依旧没有减弱几分。

张小辫一看徐桂香离自己这么近,他是个人精知道徐桂香心里想什么,而且脑海里还不断的浮现着西施浣纱的动作。

一时间,他感觉一股气血直接冲向了自己的身下。

“你要是再敢挑战小爷的底线,信不信,小爷搞得你下不了床?”张小辫强忍着内心的冲动,咬着牙在徐桂香的耳边说道。

张小辫万万没有想到,徐桂香居然也在他的耳边说,“张小辫,今天晚上你要是不能把老娘搞得下不了床,你就不是男人!”

话音刚落,徐桂香还用胸口蹭了张小辫的胳膊,然后带着一帮村妇就走了。

他娘的,你给小爷我等着,小爷要让你半个月都下不了床!

张小辫暗下决定,既然徐桂香说了,那么自己不去就不是男人了,而且听那个圣女的意思,从徐桂香的身上还能获得人元,这是一举两得的声音。

这时候李春兰走了过来,“小辫子,你刚刚跟桂香说了啥?”

“没啥,嫂子,我没来之前她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她们就是嘴碎,这么多年嫂子都忍下来了,何况今天呢。”说着,李春兰想起之前张小辫对陈兴那样,于是又添了一句,“徐桂香是文书的老婆,咱们可得罪不起,你别跟上次一样了。”

“知道了嫂子。”

张小辫一听,鼻子有些发酸,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却不能保护好嫂子,实在是太失败了。

钱,我一定要搞到钱!

想到这里,张小辫就在脑海里呼唤圣女,并且问她有没有什么发财的路子。

“我堂堂一门圣女,钱财这种俗物我怎么知道。”圣女一脸的冷漠。

张小辫本来心里就烦,听圣女这么一说,顿时就火了,“少在小爷面前装清高,你之前说得那个什么西施浣纱,不就是男的搞女的么,给你两条路,一条是麻利的告诉小爷怎么赚钱,第二条是永远别出现在小爷的脑海里,你那什么郭伦门的传承,小爷我不稀罕!”

张小辫这一句话怼的圣女整个人脸色都僵住了,她没有想到这小子胆子这么大,居然公然敢跟自己叫板。

“张小辫,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这样对我不敬,后果你自己负责。”圣女也是怒了,这一辈子,她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嚣张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什么本事都没有的毛头小子。

“最后一遍,告不告诉我?”

圣女被张小辫气得浑身发抖,要不是她现在只是一缕残魂寄托在张小辫的脑海里,换句话说,她现在还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必须依赖张小辫。

要不然的话,以她的性子,早就把对自己大逆不道的张小辫大卸八块了。

“消消气消消气,不跟这小子一般见识,等到光复郭伦门,到时候再好好收拾这小子!”

圣女咬咬牙,然后对张小辫说,“你们这里什么东西值钱?”

张小辫立马就想到了自己拼死弄来的血灵芝,当即脱口而出,“黄瓜视频成年污在线视频播放这里灵芝最值钱!”

“灵芝这种俗物,我可以帮你弄来,但是这有个前提,那就是需要人元,等你从女人身上汲取了人元,其他的我来做。”

圣女说完这些,又消失在了张小辫的脑海里……

当天晚上,张小辫摸着黑来到了村里的一栋二层小楼外,这里是村文书谢广林的家,村里大部分是小房子,只有几个村干部有钱住的上这种二层小楼。

张小辫刚准备翻过院子,突然听到有一阵声音从院子里面传来。

“谢老哥,我这点事情对于你来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么,李村长那边我已经搞定了,这五千块钱是给你的,别嫌少啊。”

张小辫借着二层小楼门头的灯光看到陈兴搂着谢广林的肩膀,一只手拿着一个黑色塑料袋往谢广林的裤兜里揣。

“陈老弟,这怎么好意思,你这太客气了。”谢广林捏了捏黑色塑料袋,然后半推半就收下了。

“谢老哥,这件事情你上点心,回头口子赚了钱,我给你分红。”陈兴咧着嘴,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

“太客气了你这是,包在哥身上了。对了,你刚刚说隔壁村的王美丽也在你店里了?”谢广林一脸猥琐的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