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乘务员生活糜烂 师叔个个不斯文

“张小辫!你干嘛!”

柳翠翠顿时感觉胸前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她的脸火辣辣的,双手死死撑住张小辫,连忙往外推,想要把张小辫从身上推开。

不过张小辫吃的正津津有味,哪里还会松口,而且柳翠翠越挣扎,他就觉得越兴奋,心想,原来石女也不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

柳翠翠见自己根本推不开张小辫,也慢慢的就放弃了,而且此时她还感觉到双股之间,有一根滚烫……

徐巧巧在边上看的起劲,呼吸都沉重了几分,特别看见张小辫压在自己侄女的身上,她不由自主的两条腿夹紧了,幻想着躺在下面的不是柳翠翠而是自己。

这么一想,徐巧巧找了一张板凳,半边身子藏在钨丝灯照不到的地方,然后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小裤里……

张小辫此时浑身的邪火已经全部涌了上来,但是就在他准备解开柳翠翠的牛仔裤时,他发现牛仔裤上居然打了一个死结。

花了好几分钟,张小辫差点就用上剪刀了,好不容易弄开了死结。

轻轻的解开牛仔裤上的纽扣,张小辫激动不已,褪下柳翠翠的牛仔裤,露出里面纯白色的小裤。

“张小辫!你要是敢对我做那个的话,我饶不了你!”柳翠翠咬牙切齿,羞愤交加,双手死死的抓住自己的牛仔裤,不让张小辫扒下来。

一方面她和张小辫不熟,虽然是一个村上的,但是生活并没有交际。另一方面自己的小姨还在边上看着呢,这也太丢人了。

“墨迹啥,小辫子,赶紧啊。”

徐巧巧此时脸上绯红一片,伸在裤子里的胳膊抖动起来,她的呼吸也是越来越沉重……

就在张小辫准备直接将柳翠翠扒个精光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阵剧烈的敲门声,紧接着门外还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好像来了不少人。

他娘的,早不来晚不来,非要在小爷我最关键的时候来!

虽然张小辫不想理会敲门声,但是徐巧巧已经吓得连忙站起身来,然后直接把柳翠翠拉了下来。

“张小辫,你他娘的好大的胆子,我的婆娘你都动,你活腻歪了!”

门外这道声音刚落,又听‘轰’的一声巨响,两道木门轰然倒地,扬起满屋的灰尘。

张小辫愣了一下,因为柳翠翠根本就没有嫁人啊,难不成说的是徐巧巧的老公回来了?

这个时候,屋外面一帮人已经冲了进来,张小辫眯着眼睛一看,发现领头的根本不是徐巧巧的老公,而是村长李宝贵的儿子二狗子。

这二狗子长相非常丑,尖嘴猴腮,而且还是个癞子,一眼就能看出来。

张小辫一听二狗子说自己动他婆娘,一下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候二狗子和他带来的一帮人已经手里拿着家伙事冲过来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二狗子指名道姓的找自己麻烦,但是他心里明白,自己现在还没吸收到人元,根本不是二狗子这一帮人的对手,于是转身就要跑,不过这时候他才发现徐巧巧和柳翠翠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的。

二狗子带着一帮人冲进来的时候,发现屋子里根本没有人,顿时一头恼火的拉过身边一个村民,“张小辫人呢,你是不是骗我的?”

“我哪敢啊,二狗哥,我是听柳春林的邻居说的,说什么要给柳翠翠开苞……”

就在这时候,忽然从房间里传出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哪个缺德鬼说的咱们家翠翠要找人开苞的,有本事给我站出来!”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冷着一张脸的徐巧巧,在她身后站着俏脸通红的柳翠翠。

“小姨,你别生气,这小子在放屁呢,我可不信,翠翠是我未来老婆,谁有这个雄心豹子蛋敢动!”李二狗连忙跟徐巧巧赔笑道歉。

此时张小辫早就一溜烟的跑了,他心里气愤不已,但是还是没有办法,没有人元,只能夹着尾巴做人。

张小辫抄小道回家的时候,还没到家门口就远远地听见一阵很嘈杂的身影,有怒骂声,还有女人的哭泣声,甚至还夹杂着狗吠声。

“我家小辫子从小在村里出了名的老实,你要要是在瞎说,我,我就不客气了……”一个身穿蓝色粗布衣系着花围裙的中年妇人手里端着水盆,看着面前七嘴八舌的一群村妇,恨不得把手里的水全部泼在这些人的身上。

因为这些长舌妇们都在说自己小叔子张小辫的坏话,而且还说的很难听,这是她不能忍的。

“呸!李春兰,你不客气一个给大伙儿看看,都是女人装什么白莲花!”

一帮村妇中,唯一一个穿着碎花裙子的女人上前一步,双手叉腰,昂着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这个女人是村文书谢广林的老婆,名叫徐桂香,她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在整个黄梅村,李春兰的模样是出了名的漂亮,再加上还是个寡妇,搞得村里很多女人都防备着自己家的男人会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

当然了,徐桂香最嫉妒的还是李春兰的长相。

虽然已经过了三十岁,但是李春兰天生丽质,即使没有什么包养的手段,但是身材还是很好,一点都没有赘肉,特别是胸前那一团饱满,对黄梅村很多男人都有着致命的杀伤力。

这时候徐桂香边上一个挽着菜篮子的村妇走了过来,随声附和。

“就是,哪有猫不偷腥的,而且还是死了老公的。张小辫有你这样的嫂子,能好到哪里去?”

一时间,边上一帮村妇又七嘴八舌的说到起来,而且越说还越难听。

“你们要是再敢朝我嫂子泼脏水,行不行我撕烂你们的嘴?!”

张小辫刚才在来的路上看的一清二楚,要是之前他说这样的话还是有些底气不足,毕竟村文书的老婆徐桂香在里面呢,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挨千刀的张小辫,你胆子倒是不小,你动一下老娘试试?”徐桂香作为村文书的老婆,在黄梅村除了村长家,她谁都不放在眼里,更不要说这个没钱没势的张小辫了。

徐桂香觉得,只要自己一开口,张小辫肯定认怂,他凭什么跟自己斗?

这时候,张小辫挺直了腰板走到了徐桂香的面前低下头来,咧着嘴巴一副坏笑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

“你要是敢再说一遍,小爷我把你上面这张嘴和下面那张嘴,一起撕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