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停留在她的身体里 被下了春药 快感

感受着背后王远的动作,姚玲不但没有抗拒,反而故意抬起了腚子来迎合他的动作,随着王远的手朝着里头探去,她只感觉下头一热,仿佛又找到了那种好久都没有过了的激情。

原本以为王远的手会继续朝着里头摸索去呢,甚至可能会用他那滚烫的大货子倒腾进自己那地儿呢,可谁知道,王远的手才刚刚碰到那边缘,就忽然停了下来。

他不但没有再往里头摸索,反而是将手掌给抽了回去!

这下子,姚玲不由得愣住了,只感觉下头一阵麻痒,心里也是空空荡荡,满是失落……

小远他……他为啥不往里头摸了呢?难道他不喜欢我么?姚玲轻轻咬着嘴唇,心头有一种难以说明的复杂感觉。

其实王远哪里是不想在往那里头摸索,眼看着手都快碰到最里面的地方了,可是哪曾想,这时候他下头那地儿却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痛!那种痛感很是古怪,就像是有啥东西把自己的货子给充满了,快要爆炸了出来一样……

初时,他还没咋理会,可是越当他把手往大嫂那里头塞,这种剧烈的疼痛感就越加厉害,特别是当他幻想起和大嫂倒腾那事儿的时候,那个地方更是肿痛难忍。

饶是面前大嫂美不胜收,那腚子,那腿,那最里面的地方,都快展现在自己面前了,可是奈何下面不成,王远却也只得无奈收手。

你爷爷的,这玩意儿早不疼,迟不疼,咋就偏偏这个时候疼起来了呢!王远心里抱怨,一只手捂住裤头,身子也是悄悄往床边挪了挪,尽量离大嫂的身子远了一点。

这个时候,那种疼痛竟然就这么渐渐消退了去。

感受着身体的奇怪变化,王远沉思半晌,忽然一拍腿反应了过来,他娘的,这是天地阴阳法造成的!

王远细细回忆了一番,其实这样的情况在天地阴阳法里面早就有了记载,之前那个仙人传授自己天地阴阳法的时候,就已经顺道打通了自己身体里的九阳诸穴,这要是换在以前古代,现在的王远就是一个天赋异禀的练武奇才。

但是,这却有一个致命的问题,那就是现在的王远体内阳气极为充足,就算他不主动修复,他的身体却也像是一个磁铁一般,源源不断地吸收着天地间的阳气。他的身体,毕竟还不够强大,如此多的阳气融入了身体里,一旦他动了那方面的念头,那么所有的阳气就都会汇聚到天阳之根,也就是王远的货子里头去了……

现在倒还好,才刚过了一个下午而已,身体自行吸纳的阳气虽然充足,但是倒还在身体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但若是到了明天后天,甚至再过上几天,他依旧没有和女人倒腾,将体内的阳气进行中和掉的话,他王远,那可是会有爆体而亡的可能的!

一想到这里,王远的心都是凉了半截,原以为得了这天地阴阳法就全是好处,没想到也是有弊端的,这要是有个长时间不和女人折腾的话,自己可是会死的!

你爷爷的,不和女人折腾就会死,这他娘的也太扯了吧。

再看看身旁的大嫂,王远无奈摇了摇头,趁着大嫂睡着了占她便宜没关系,但若说真的要和大嫂做那事儿,却也太过勉强了,她可是自己的大嫂啊,要是两人之间真的发生了点啥,那可就麻烦了,这事儿要是传到了村里去,怕是不定得被多少人戳着脊梁骨骂呢!

王远心下暗暗摇头,睡觉睡觉,再不敢多想,连忙闭上眼睛,守住心神,渐渐睡了去,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当他睡着传出浅浅鼾声的时候,旁边的大嫂却发出了一声无奈的叹息……

等王远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看看身旁,大嫂却早已经不见了踪影,起身来看看,却发现外面天已经放晴,而地里的西瓜更是几乎已经被摘了一大半,而且门口还停放着家里的那辆电动三轮车,隐隐可以看见远处大嫂忙碌的身影……

看样子,只怕大嫂见雨停了,一大早就回家开来了电动三轮车,收起了家里的西瓜。

王远无奈摇了摇头,大嫂可真是,咋一个人偷偷就跑去摘西瓜了呢,也不叫醒自己,他连忙起身去了地里给大嫂帮手,没一会儿,就把那两亩地里熟透的西瓜全摘了下来,电动三轮车里都被装的满满当当的。

不过忙活完这些事儿,却已经快到中午了,大嫂擦着汗,上了电动三轮车的驾驶座,让王远坐到了后面的货箱里,说是先去镇上把瓜卖掉,到时候再在镇里吃一碗大肉面。

王远自小就馋这一口,自然欢欢喜喜答应了。

马刘庄是隶属于白河镇周边的一个小乡村,而且算是比较偏远贫瘠的那一种,从马刘庄开电动三轮车去白河镇都用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

家里的西瓜一直都有固定的批发采购商,王远他们今天收成的西瓜少说也有八百到一千斤左右,要使自己去散卖,虽然单价是能卖的贵一些,但是却不定得费多长时间呢。

再说,那些城里人讲究,看到王远他们是用电动三轮车拖的西瓜,一般还不肯买呢,说是不干净,占了地方还可能被城管追,要是被他们没收了西瓜,到时候还没处找人说理呢。

所以即使批发商价格压得比市面上的价格低了很多,但是不少农民却都原意将自家的菜卖给他们的。

此刻,姚玲就载着王远和满满一车的西瓜去了批发市场,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往常的那户商家。

这一家是专门搞西瓜批发的,名字就叫徐记西瓜批发。

不过今天他们家老板没在,倒是只有那个老板娘在,这老板娘将近三四十岁了,不过徐娘半老,穿的也挺够味的,T恤热裤,雪白的腿完全露在外面,和身前那T恤领口下的肌肤一样雪白,随着她走动,诱人的鼓囊和腰肢一阵晃悠,看的王远心头一阵发热,直想看看那T恤里面是啥样的风光。

不过这老板娘明显瞧不起王远,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就走到了三轮车头,看着姚玲淡淡一笑说:“来了?我还以为你今年不来 换别家了呢。”

姚玲无奈摇头:“那哪能啊,前几天下暴雨呢,没办法收瓜 你这里价格公道 我换地方干啥。”

那老板娘却摇了摇头:“你也是老主顾了,我跟你说个实在话,今年镇上行情变了,现在批发西瓜都是三块钱一斤了,不是按照以前的三块五了。

一听到这话,那车前姚玲的脸色却是不由得一变:“你说啥?降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