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茄子好大进去了小说 厉害好满溢出来了视频

听见彭莲花这声音,王远一时都愣住了……

啥?!

这女人怕脑子坏掉了,咋还讨着挨打呢?

心下虽然觉得古怪,但是看彭莲花那小脸发红,眼神朦胧的模样,王远的心里倒也是被挑起了一窜火来。

你爷爷的,这娘们儿还真是骚!

他抬起手,又是一巴掌打了下去,彭莲花扬起脑袋,脆生生叫了一声出来。

这叫声中虽带着三分痛楚,却又有着七分娇媚,好似被打之后,舒坦更多于疼痛一般。

王远纳闷儿,嘴上却说:“打的爽么?你这个贱女人!”

彭莲花摇着腚,像个母狗似的娇声说:“舒……舒坦……”

王远撇了撇嘴,真是个骚母狗!他一伸手就把彭莲花的小裤给扯了下来,里间早已如同泥沼一般,他探手一摸,奇道:“莲花婶儿,你咋又尿了啊?”

彭莲花一愣,随即知道王远说的是那水儿,一时心里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这小子就是个愣头青,怕是从来都没和女人干过事儿,居然把那水儿认成了尿。

她现在被王远打了几下,早就有些受不了了,憋了这许多年,此刻被王远这么一弄,她心里也越发痒了起来,恨不得现在就让王远捣鼓进来。

一时间虽然还有些怕丢人,但是嘴里却终究忍不住轻轻说了声:“那……那不是尿,那个水儿是……是开心了,想要了才会流出来……”

彭莲花虽然说的隐晦,王远却已经听得明明白白,这骚婆娘,是想让老子折腾她啊!

没成想,打了她,她居然还开心了,想要了……

王远心头好笑,身子却已经完全起了反应,他没想到往日里一向威风凶恶的彭莲花原来骨子里是个这么骚的娘们儿,此刻看着彭莲花在自己面前趴着晃腚子,他也终于忍不住,一把扯掉皮带,挺身就往前去……

可是王远毕竟是个生瓜蛋子,这左一捣鼓,右一捣鼓,滑不溜秋,却咋都进不去。

他一咬牙,伸手再次给了彭莲花腚子一下,高声道:“给老子靠上来!骚母狗!”

彭莲花这女人也怪,若是王远扭扭捏捏地要跟她倒腾,她只怕还真不会愿意,可王远这么一拍一喝,却弄的她心窝子都痒了,娇哼一声,主动地就把那腚子凑了上去……

这是王远第一次和女人折腾,乍一倒腾进去,一时只感觉美妙地像是要上了天似的,彭莲花虽然年纪大了,但是毕竟没有生过孩子,这些年又没和男人折腾过,这一下被王远填补上了多年的空缺,她身子一抽,竟跟癫狂了似的发起了颤来……

那种直入灵魂般的碰触,让两人都是短暂地失了神……

可就在王远准备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喊:“小远!”

一听见这声音,王远眼睛一瞪,连忙抽身后退,提上裤子,不好!嫂子来了!

这边彭莲花虽然初尝味道,已经陷入了那种欲.念之中,可听见那声喊,却也是清醒了过来,回头看看王远,再想想自己刚刚丢人的模样,彭莲花都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不成!

这是咋了,自己刚刚咋这么不要脸……她咬住嘴唇,连忙扯下了裙子,又听那边王远嫂子姚玲的喊声越发近了,她一弯腰,猫着身子就从瓜田地里跑了出去……

还好雨大,姚玲儿离得又不算太近,倒是也没见着她。

王远心头虽然失落,但是嫂子来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他现在就算个半个破了瓜的小子,后面可一定得想办法跟彭莲花真把事儿办好了,那娘们儿那么骚,折腾起来不定多舒坦呢……

正想着呢,外面嫂子已经走到了棚屋这边,她身上也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吊带睡裙,可能是因为走得太急,领子都低了下来,里间的雪白显得分外清楚。

王远只是扫了一眼,心头刚下去的火就又上来了……以前咋没发现,自家嫂子的身材也挺有料的啊,要真是摸起来,只怕不比那彭莲花差……

可是脑子里刚起了这个念头,王远就立马将其掐断,一股强烈的自责从心头升起,王远啊王远,你还是人么,她可是你嫂子啊!这么多年,要不是嫂子养育,你王远只怕早就饿死了!

想到这里,王远立马将目光挪开了去,轻轻低下头说:“嫂子,你咋来了?”

姚玲儿收了伞进了棚屋里来,她应该是刚洗过澡的,身上有股淡淡的洗发露味道,闻着很是舒坦。

她转头扫了眼王远,轻轻一笑,那雪白小脸更显诱人:“小远,你一个人在这儿,嫂子不放心,这样吧,咱俩今晚一起睡,嫂子正好有点事儿想跟你说说。”

听见这话,王远不由傻了眼,啥?一起睡?他转过头,看看棚房里那张小小的凉床,不由摇头:“这咋行,嫂子你身子都还没好利索呢,再说,这床也睡不下,嫂子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就成。”

姚玲没好气地白了王远一眼:“胡说啥呢,嫂子没事儿,这床有这么大,咱俩挤挤就是。”

说着,她就把伞取下来,倒立在棚房的门口,进了屋里去。

看着嫂子从自己身旁经过,那纤细的身子微微晃悠的模样,王远的心头就微微一荡,今晚要和嫂子挤在一张床上?床那么小,挤在一起难免有些地方会碰到一起的……

就在王远想着这些事儿,傻愣在房门口的时候,里间的姚玲却回过头笑了笑道:“你愣着干什么,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一听嫂子有话要跟自己说,王远心头不由一惊,难道是那彭莲花的事儿?

今天自己看了彭莲花洗澡,嫂子才……

王远一咬牙,主动走过去,坐到了姚玲的身旁,低着脑袋轻声说:“嫂子,我不是故意看她洗澡的,我是路过,听见有声音,我才……”

一听这话,姚玲儿却愣住了:“啥?洗澡,你偷看谁洗澡?”

王远奇了:“嫂子你……那今天刘沉哥俩来干啥的?”

说到这里,姚玲儿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去,她摇了摇头,轻声说:“小远,其实刘沉来找了我好几次,要我嫁给他,这事儿我一直瞒着你……”

这一下,王远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大了起来,脑子里像是有一团火要炸开了似的……

刘沉要娶自家嫂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