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做了一个小时 你是我的小确幸概要

紧急刹车的声音,远光灯刺眼。

江吟因为惯性,头往前狠狠一甩,又在抬眼时被远光灯刺激眼膜,半天没缓过来,埋着头,被墨发盖住了所有。

刘阳最快缓过来,熄了灯才看清眼前停了俩辆车,渐渐看到了人影,似乎还不少。

心提到了嗓子眼,刘阳突然惊恐的回头,帮江吟松开了安全带,“看看他们要做什么,要是不对劲你就赶紧跑,别管我。”

虽然听说过这条路上不安生,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巧!

江吟直接呆了片刻,这种事连国外都少了很多,在这个大城市却遇上了,难道治安已经成这个样子了吗?

看着刘阳下车,她摸出了手机,看着顶上没有一个感叹号的手机,心蓦的一凉。

这些人有备而来,想要提醒刘阳,却已经来不及了,人已经将他围了起来,被光照着,她只能看到那些人的块头都不小。

“不是说好了是个女人?”一虎背熊腰的大汉看清了刘阳的样子,突然唾了一口唾沫,对看到这个人很是不耐烦。

穿着背心的他,肌肉很明显,几乎在说完话的下一秒,就提起了刘阳的衣襟,把脸移到了面前,怒喝,“小子,那女人呢?”

身边的几个小弟咳了一声,目光皆看向了副驾驶,他们早发现了他们要找的女人在副驾驶,只有他们的老大,还迟钝的去问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

吐槽的话想说,可奈何老大身上的肌肉不是假的,一群人也就都闭了嘴,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

尽管如此,他们的余光还是盯紧了江吟。

灯嗖的一下暗了,看清了眼前的大汉,刘阳恐惧归恐惧,说话依旧硬气。

“你们想要做什么?有本事都朝我来,对着一个女人算什么!”他被提着衣领,声音有些断断续续,气势却是很足。

吼得那老大都忍不住揉了揉耳朵,脸上的怒意直接不遮掩,也没有必要,直接一巴掌,打在刘阳的脸上。

巨响。

在这静谧的林间小道上,格外突兀,也格外的刺耳。

江吟身躯一震,想要下去,但看到刘阳的在做了退后的手势,她只能又默默缩回了身影。

砰,砰砰,三声闷响,大汉活动着手指的筋骨,对着刘阳的肚子就又是一拳,“小子,你要是再不说,怕就要死在这了。”嗤笑一声,满是不屑。

这话没有吓到当事人,反而将江吟吓得一下忘记了所有,推开车门就站了出来,“你们要找我是吧,放了他,任你们处置。”

话是铿锵有力,有将自己的胆子壮了下,毕竟这是四个大汉,她就算生了三头六臂,更何况刘阳在他们手上,她也不能丢下他不管。

“可以。”看到江吟,大汉直接随意的往旁边一扔,听到屁股摔在地上的声音,他只是淡淡瞥过一眼,随即目光就聚集到了江吟身上。

再三打量,又拿脑海中江吟的照片对比了好几次,大汉才确定了自己没有抓错人,“可以可以,你今夜把我哥几个伺候舒服了,就饶过你。”上面可是发了话,越惨越好。

自然要狠狠的蹂躏一番。

还没等人靠近,江吟已经感觉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看这个体重得有一百五六,身有鸡肉却长得一脸猥琐的男人,差点忍不住想吐。

实在是长得太过诡异了。

这一幕落到男人眼中,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当下也不顾身体的喧嚣,一拳就这样挥了过来,嘴上同时没有好话,“贱人,爷今天不死死折磨你,就不想陆!”

跟着他的兄弟都选择了看好戏,毕竟一个大块头,还会搞不定一个女人?

所以当他们看到老大要摸到那个女人的时候,那个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个东西,一喷!接下来就是过年杀猪一样的惨叫。

“防狼喷雾,看来用处还不小。”国外比国内乱多了,被挟持过一次的江吟,已经习惯了随身携带这些防身的东西。

看着他们乱成了一团,就想上车,只可惜他们是四个人,被喷到的程度不一样,睁开眼的速度也不一样。

江吟才转身,就被一把捞了回来,但随着男人感到背脖子处被撞击,嘭的一声之后,就松开了手,直直倒去。

这才几分钟的功夫,剩下的人纷纷睁开了眼,以那大汉为头的他们哥哥虎目圆睁,看着江吟的感觉,就好像盯着小白兔。

无声的咽了咽口水,将心中的害怕压下,江吟才反应过来要跑。

还没跑出俩步,就被拎小鸡一样提到了面前,大汉看着这种如花似玉的脸,毫不犹豫一巴掌拍了下去。

“你记住,别觉得我我好惹。”这只是一个告诫,不然就依江吟做的这些,他们会干什么也说不定。

但现在,只是警告。

江吟却不吃这套,可脸上火辣辣的疼,让她话也说不清楚。

脑中也被打得混乱,迷迷糊糊间就听到那大汉喊着,要杀了那个混小子之类的。

她想让刘阳自己跑,别管她,他们的目标是自己,刘阳一定能逃出去,可耳边大脑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来不及了。

脑子很乱,似乎被这一巴掌,打清醒了,亦或打得更迷糊了,居然会出现陆御城的影子,那个总冷冽的脸,只会对着叶橘笑的脸,突然出现在面前,吼了她。

“江吟?一巴掌就把你打傻了?真好,这样我怎么做你也就会乖乖听话了。”

声音还是低沉,蕴含着薄怒。

很真实,感觉就在眼前,江吟费力睁开眼,去看清面前的男人,他的侧颜确实很像陆御城,可他怎么可能会来呢?

“陆御城,我恨你,可为什么最危险的时候,出现的又是你?”声音压低,却还是恨意浓烈,可那之后,是轻声的抽泣。

她五年才冷静下来的心,顷刻崩盘。

抱着她的人听了这话,却是身躯一怔,被人打了一拳之后才回神,狠狠回了回去。

“江吟,你等死吧。”

一如既往的语气,陆御城,真的是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