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文库高H纯肉 师兄你那里好大我坐不下

小孩子们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笑嘻嘻的说着什么话,露出一张缺了门牙的嘴巴,让人看见忍不住想笑出声。

自己曾经也经历过,但那会都是拒绝照镜子的,现在再看到,莫名的想起了以前。

也不是无忧无虑,只能说以前在乎的小事,现在看起来分文不值,变得累了,是追求的东西变了,也是因为有些东西更加遥不可及了。

“姐姐,你来找人吗?要不要我去找院长?”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靠过来,亮晶晶的眼眸盯着江吟,止不住的好奇。

福利院很少会突然来人的,平时来的也都是院长来招待,然后跟来领养的人说清楚几个适合孩子的状况。

小女孩以为,这个人也是来领养的,好心询问。

江吟低头看着她,忍不住伸手揉揉她的短发,软软的很舒服,这张脸看着也是很可爱,她蹲了下来,“没事,我就来看看,你能带我逛逛吗?”

“好啊。”小女孩很是热情,带着江吟从侧门开始走,一路介绍着这是哪个地,为什么,看起来好不乖巧。

低头就能看见小手牵着一只手指,悻悻的不敢抓紧,走的时候也不敢太快,说话时虽然流利,却像是练了很多遍。

福利院差不多看完,院长也收到了消息,说是有一个陌生女人走进来了,没有事先打过招呼,院长也是一脸的茫然,随即调了监控录像,看到画面上她只见过照片的女人,脸上立马浮现出了笑意。

江吟一路走着,身边多了好几个女孩子,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着,而本来带着她的女孩子却缄默了。

十几分钟,她都垂着头,江吟才蹲下身子,后面就传来的亲切而熟悉的声音。

“江小姐,你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呢,唉。”人未到声先到,院长远远的穿着白色长裙,虽已经四十的年纪,却好像因为善良,脸上并没有留下太显眼的痕迹。

欲要站起身来,手却突然被一拽,江吟不明所以的低头,只见小女孩蠕动着红唇,轻声说着。

“求求你,领养我好吗?”

一仰头,眼中布满了水汽,本就长得乖巧的她看着更是楚楚可怜。

“我……”

话还没说完,院长已经到了眼前,叫老师带着孩子们下去了,她才激动的牵起了江吟的手,满心的喜悦,“江小姐,你总算来了,你一直资助着这些可怜的孩子,我都没办法感谢你,没想到今天你来了,正好,黄瓜视频成人孤儿院没什么,就是做饭的老师手艺很好,尝一尝?”

她们拿不出多余的钱去请这些好心人吃饭,所以大多数就是买些菜,做一些家常的饭菜,当做答谢。

这举动,很少有人会看在眼里,资助福利院的,大多也是为了搏一个好名声而已,院长没有抱太多的希望,特别是看到了江吟这一身看着就高档的衣裙。

“好啊。”江吟答得干脆,看着院长,弯了眉眼。

她已经不再是以前了,很多东西都能看透,就算是现在了解院长的想法,她也无视,她不想再装很多很多的事,再让自己难受。

猝不及防的答应,院长面上闪过一丝尴尬,看了旁边的人一眼,才领江吟去她的办公室坐着。

坐在窗边,一眼能看尽下方的草坪,孩子们在热闹的玩耍,独独那个女孩,和一个大她五六岁的男孩子坐在一起,垂着头在说什么,虽然听不清,却还是能看出女孩不开心。

见江吟在关注那俩个小孩,院长第一时间闪过的想法就是领养,当下靠了过来,手指了指女孩那个方向。

“那女孩叫小星,从出生就被父母丢了,这么多年也没被人领走,可怜她了,这么多年一直想走却没人认领。”院长说着也觉得奇怪,毕竟小星很懂事。

江吟没有回答,依旧静静的看着那处。

院长又以为江吟看上的是那个男孩,又赶紧补充道,“那男孩叫刘阳,很懂事,十二岁的时候被送到福利院,现在已经十八岁了。”

男孩才是传宗接代的根本,院长并未表达出什么不悦。

可还是没有人回答,江吟依旧看着,时不时眨一下眼,透过玻璃的倒影,看清了院长迫不及待的神色。

摇了摇头,她站起了身来,“我没有想要领养,饭就不吃了,我想去看看孩子们。”这个院长她大失所望,但看到孩子们过得也不差,想说的话也就收了回去。

上天从来不会怜悯谁,都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就如院长的皮肤。

“姐姐。”看到江吟回来,小女孩脸上再次扬起了喜悦。

没有立即说话,她脸上又慢慢转变成了忐忑不安。

“别总想着离开,外面没你想得那么好,其实在福利院有伙伴,每天开开心心的,有什么不好呢?”若是能回去,江吟都不想再有后来的事。

“哦。”女孩厌厌的应了一声,听到老师的喊声,立马站起了身来,背对着江吟一路向前走,略有些固执的意思。

刘阳一直站在旁边,眼神在小星身上游离,最后落带了面前这个女人的身上,她的脸有些熟悉,甚至可以说是刻到了骨子里,一瞬间的惊慌,他骤然退后几步,捂紧了嘴。

看得江吟一脸莫名其妙,想要深究,后觉得没必要,索性也不问了,笑了笑就离开了福利院。

车调好了头,车前身却突然冲出了一个少年,短发洋溢着青春阳光的气息,现在怎么让人有种沧桑感?“你要干嘛?”江吟伸出了头询问。

他这么突然冲出来,加上刚刚的失态,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想送你回去,谢谢你这么多年的资助。”他突然弯身九十度。

无法拒绝。

江吟换到了副驾驶,不时扭头看着这个认真开车不说话的男孩,一直没打扰。

“你就不想问清楚吗?”刘阳在十字路口停下了车,等待绿灯的时间,扭头与江吟四目相对。

俩俩无言。

该问什么?江吟不知道。

吱……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