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图书馆不要了 主人别墅里的性奴

陆非连却是宠溺一笑,一丝也不在乎那脚上,反而抬手揉了揉江牧的头发,温声道,“爹地这么爱妈咪,怎么可能会欺负她呢?”

说着,他眼神无意扫过陆御城。

江牧虽才四岁多,却一直生活在国外,思想早熟,该懂的都懂,再加上和陆非连相处得久了,一个眼神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随即杨起了傲娇的脸颊,怒瞪着陆御城,一双胖乎乎的小手也直指着陆御城,人虽小,气势却不弱,“你欺负我妈咪?!”脑海中已经有了好多个法子,可触及到陆御城冷冰冰的眸子,他到了嘴边,就只有一句话,那小手也缩了缩。

“牧牧,不许指人!”刚刚那一刹那,江吟好像看到了陆御城的影子,江牧还这么小,这中摄人的气势除了与生俱来,还能怎么解释?

但尽管这样,拿手指人就是不对,而且,她不想让江牧和陆御城接触太多,她太害怕自己唯一活下去的信念,会被陆御城击垮。

可小小的人儿,管他是豺狼虎豹,只想护着自己的妈咪,听了江吟的话不光没退缩,反而有了底气一样,一只小手插着腰,怒气更甚,“说,是不是你欺负我妈咪?你要的不说,我就放大黄咬死你!”

大黄,在莫斯科养的金毛犬,很听他的话,却因为无法带上飞机,选择了暂时让它留在莫斯科了。

陆御城是不知道这所谓大黄是什么东西,但看陆非连那要笑不笑的样子,指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看着这个小屁孩那得意的模样,那一双手便握紧了拳头,几下想一拳打下去,又因为恍惚的一眼。

那小孩身上闪过自己童年时的影子让他一愣,久久才吐出了一句半信半疑的话,“江吟,这个孩子是我的?”

“陆御城?你胡说什么,我的孩子怎么样你心里最清楚!”江吟想也不想就否认,将江牧拉到了自己的面前,收起了他的小手。

“混蛋,fuck!谁是你的儿子?我不可能有你这样的爹地,下三滥,无耻……”

江牧一口飙出了好几个脏话。

看得江吟惊讶的同时,怒火也更浓,手拍在了江牧的嘴上,听到他没了声音,刚想说些什么。

“什么样的人生出什么样的儿子。”陆御城满目的嫌恶,打量着江吟最后眼光又落到了江牧身上,随即看着陆非连,又成了怜悯。

摊上这样的一对母子,他是不是该祝福他的大哥好运呢?

“唉,是我教导无方了。”陆非连很应场的叹了一口气,随即摇了摇头,倾述自己的无奈,可随即想到什么,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方盒。

尽管几人都猜到了是什么,但真当他打开的时候,不光江吟惊呆了,就连陆御城也是不禁皱起眉头,打量着陆非连的认真程度。

这个女人,他这个向来骄傲的哥哥,居然收下了?

的确是要收下,没有单膝跪地,没有浪漫的现场,单单是一枚钻戒,一个精致的礼盒,还有一个淡笑的男人。

垂下眼眸,尽是暖意,望着江吟,恍若挚爱。

至少在别人眼中是这样。

“非连……”江吟惊得话都说不利索,呆呆的看着他,这个时候,完全的忘记了说什么。

“我准备了很久,也改给你们一个交代,现在御城也在,正好可以做个见证,这是欠你的订婚戒指。”陆非连说着,手已经牵过江吟的手,自然的戴在了无名指。

江吟呆呆的看着,落到了陆御城的眼中却成的喜极才出现的样子,一双冷冽的眼眸欲要喷火,那戒指着实刺眼得很,才上前一步,陆非连就将江吟抱进了怀里。

临走前,江吟回头看了陆御城一眼,诸多言语到了嘴边,触碰到他的怒色,突然变了味道,“我的儿子,与你无关。”

随即牵着江牧,下了楼。

拐角处,江吟突然松开了江牧的手,垂视着他,满是威严,“才回国一天,你说的那些话哪里学的?谁教你的?这么没有礼貌!”听到那些话的瞬间,她都怀疑这不是自己的儿子了。

本来乖巧的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江牧垂下了头,没有答话,只是身体默默退后了一步,站到了陆非连的身后。

本来还要再说些什么,看到他这个样子,江吟立马就心软了,转而抬眸看着陆非连,皆是无奈,“我不想他被这些琐事困扰,可我也无法凭一人之力去避免,非连,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多,现在,他那么听你的话,我想求你帮我。”

“嗯,不用你说,我自己的儿子,当然会好好教他。”陆非连无所谓的说着,似乎养孩子已经成了他的义务。

而且牧牧确实很听他的话。

“你明明知道……”他不是,江牧是谁的儿子,没人比陆非连清楚,正是因为这样,看到江牧冒出半边脸,小心翼翼的模样,剩下的话她是怎么也说不出来了,“我去散散心,你把牧牧送回去吧。”

陆非连给了她车钥匙,答应了一声,就带着江牧往人群中走去。

其实冷静下来想想,这五年陆非连的付出,对牧牧的好,做牧牧爸爸又怎么样呢?也许这样牧牧也会开心,也可以一家人继续回到莫斯科生活。

一家人?

对自己冒出来的这个词感到惊讶,经历了这么多之后,她居然还在期待一个家,江吟,你别傻了。

凉风习习,江吟一手搭在窗外,感受着风的阻力,头发被吹得扬起,她不时的一撩,惹得旁边人按了好几下喇叭。

几年的沉淀,她没以前那样沉不住气,多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成熟女人的气质,让人无法抗拒。

街道上的吵闹让她心烦,索性开往了环城路,看着眼前滑过的一栋栋建筑,她只能暗叹时间不反,以前的民宅,都成了高楼大厦,这时那儿童福利院五个大字映入眼帘,记忆也开始了转动。

这家福利院,她曾经在新闻上看到过,也一直尽自己之力在资助,鬼使神差的,她走了进去。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黄瓜视频wu作文网 » 在图书馆不要了 主人别墅里的性奴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agirlabroad.com/zwdq/48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