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少女 抽搐 前列腺 哭叫

老爷子的寿宴很热闹,人群三三两两的聊着天,亦或和想要巴结的人谈着生意,借着这难得的机会,做各自想做的事。

江吟却没有什么兴趣,大概是莫斯科平静的日子过习惯了,这样几句话都是套路的生活反而让她觉得处处不安逸,陪着陆非连喝了几杯酒,她就说不舒服,被服务生带去了楼上。

儿子在老爷子那里,以老爷子喜欢孙子的程度,绝不会有人能伤到他,而自己也正好,胡思乱想的一晚上没好好休息,现在可以睡会了。

看着江吟上楼,陆御城也紧接着跟了上去,服务生下来之后,他敲了几下门。

起初没有人回应,他再敲了好几次,硬生生将迷迷糊糊睡着的江吟又吵醒,缓了缓她才起身,不耐的开了门。

看清了人,江吟的眼眸瞬间清明,她早做好了会见到陆御城的准备,可真当这个男人一脸愠怒的站在眼前,她不知所措了。

“怎么?五年不见,不认识你的男人了?”一步跨上前,低头看着被逼退的她,陆御城的怒火更甚,她刚刚的第一眼,全是害怕。

如果早知道害怕,就别毁了他的婚礼,还敢消失这么多年,最后带着一个别人的孩子回来!

无声咽了咽唾沫,江吟强行将心中的所有情绪压下,缓了缓,脸上自认为挂上了微笑才温声开口,“不知道陆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过去的都过去了,我不想提起。”

也不想想起,因为那样,会让她因为牧牧平静下来的心,再一次受到千刀万剐的凌迟,让她每每身体疼痛到无法忍受时,怒与恨都无从发泄,无法控制。

触碰到陆御城突然变得深沉的眼眸,她刻意转开。

可这样的举动落在陆御城的眼中,却成了躲避,她在害怕面对自己。

他忽然欺身上前,逼得江吟一步步后退,直到不小心倒在了床上,他恰时压下,把人禁锢在怀里,“你说,你的这具身体,还勾引了多少人?陆非连的能力我再清楚不过,他还没本事在我眼皮子底下把你藏起来。”

那份笃定,让江吟忍不住冷笑,挣脱不开索性放松了身体,直视那宛如一潭深井的眼眸,讥讽道,“忘了。”

不知道有多少,还是是太多以至于忘记?话说得不清不楚,也更加让人想入非非。

面上平平淡淡甚至有种无所谓的样子,看得陆御城恨不得撕碎这张面具,才几年时间,她怎么就变得……这么恶心!

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让他毫不犹豫的埋在头,薄唇在脖子上吮吸,强制着身下的人不动,差不多之后他才抬头,看着那红红的印子,转头唾了一口,“真脏。”

“是吗?那你为什么还碰我?”笑意蛊然,江吟弯着眼睛看着他。

明明在笑,眼中却出现了一层薄雾,她明明做了准备,明明知道后果,心明明还是会痛,为什么就是不能长记性呢?为什么才回来,就又惹上了陆御城!

心里情绪翻涌,面上一片笑意,她觉得自己都快要被他逼疯。

“啧啧啧。”静默的看着她的变化,久久陆御城忍不住感叹,看看她话说得多漂亮,“明明想要不是吗?装什么呢,本少满足你,”说着,腰间一挺。

感受到硬物的撞击,她忍不住闷哼一声,随即闭紧的嘴,被刚刚的声音惹得俩颊绯红,怒目圆睁,“我现在可是你的大嫂,你别乱来!”这样的情况,她突然慌乱,情急之下,心里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先拿陆非天来做下挡箭牌。

本以为陆御城会退的,谁知道他听了这话反而又是一顶,再次的惊呼让江吟羞红了脸,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

“这么多年,还是和雏一样不禁诱惑啊,看来我大哥的身体,不怎么样嘛。”调笑的语气,陆御城低头看着她闭着眼的脸,五年不见,她皮肤比以前更加吹弹可破,长长的睫毛煽动,令他身躯一震。

不停的摩擦,让他也有些不适。

看着眼前放大的脸,江吟抗拒不了,“陆御城,你混蛋!叶橘知道的话你对得起她吗?”

身上的身体一顿,她以为有了希望,谁知道突然重量更重,陆御城却是答非所问,“那个孩子不是陆非连的对吧,不然怎么跟着你姓江呢?”不知缘由,只知道如果孩子不是陆非连的,,他的怒火才会少一点。

“是!”肯定的回答,感觉到身体的一愣,她趁机推开站了起来,作势就往门外走,她就不信外面那么多人,他还敢做什么。

谁知才到门前,就被拉住了手,“是吗?”淡淡一问,陆御城没了刚刚的冷漠。

这模样,令江吟的心一软,刚想说什么,被人打断。

“御城,这是你嫂子,你这样,被爷爷看见,怕是要被骂的。”陆非连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就站在门外,似乎看了很久,又似乎是刚刚到,面上没有怒色,只是看到俩个人牵着的手时,眼眸深了深。

江吟甩开,站到了陆非连的旁边,像只受惊的兔子,很快找到一个安全的场所寻求保护。

手自然的挽紧陆非连,她没有说话。

倒是陆御城冷眼看着,忽然噗呲一笑,“要是爷爷知道你捡了一只破鞋,又会怎样?”

破鞋?五年来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骂,难以想象,这话会是从陆御城的口中说出来,她从没想过,她以为她看淡了的。

可当听到这俩个字,看到说话的这个人,心就在抽疼,宛如被人一针一针的刺入,千疮百孔,痛得她抽气一声,久久缓不过来。

她的变化,陆非连站在旁边很快发现,大手将她揽进了怀里,用坚实的胸膛,给她无声的安慰。

可陆御城看着这样的江吟只觉得碍眼,包括陆非连。

恰时一个人影飞奔过来,扑进了江吟的怀里,仰头看着陆非连,闷声问道,“爹地,妈咪怎么了?是不是你欺负她了?”江牧瞪大了眼睛,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在了陆非连腿上。

㊣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 黄瓜视频播放器作文网 » 极品少女 抽搐 前列腺 哭叫
㊣ 本文永久链接: http://www.agirlabroad.com/zwdq/485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