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掀起老师的裙子 绑住根部不许释放

当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放在了陆瑾尧身上的时候。这一刻,他知道自己胜利了。

而这种胜利起码是取得了这些老股东的尊重,即便这种尊重不是发自内心的,或许是畏惧,但是不管怎么样都好,起码算是一个开门红。

“项目部经理,说一下目前公司的工作进程。”

将局面稳定住之后,陆瑾尧看着在场的人说道。

这场会议本来是股东们的会议,但是却叫来了项目部的总经理。

因为陆瑾尧对于目前公司运营的状态和手头上的几块地皮感觉都非常的质疑,因为好多地皮都看似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也就是不会给公司带来太多的效益。

所以借着今天这个股东大会,陆瑾尧希望把所有不利于公司的项目全部都停掉。

此时一个身穿黑色西装,身材在一米八左右的男子站了起身,他看着陆瑾尧,然后点了一下头,示意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公司现在一共有两片第地,正在准备施工,还有一片地正在准备竞拍,我现在说说这两片施工的地。”

“这两片地是黄瓜视频wu公司在去年的时间拿下的,然后今年正式进入了修建的过程。”

此时的项目部经理,极其认真的看着在场的股东汇报着。

“这两片地没有任何的疑问,因为已经投入到了正确的轨道当中,而要说的则是现在公司准备要竞拍的这片地。”

项目部的经理继续补充着说道。

而此时坐在老板椅上的总裁陆瑾尧,则是满脸轻松的样子,打量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今天算是他第一次和这些股东们见面,虽然往常的时候已经收集到了他们每个人的资料,但毕竟那只是文字以及照片上的人,而此时现场的人可是活生生的,观察起来更能让人有所察觉到他们的内心。

股东与股东之间也是分派系的,必须要清楚他们之间的利益关系是如何的。

“而对于这片地,黄瓜视频wu项目部是极力推广,希望公司可以加大力度拿下这片地。”

“这片地在西海的位置上,所以面临着大海,位置非常的好,常年久居城市的人每天呼吸着不新鲜空气,或许早已经厌倦了。”

西海这片地皮吸引着很多很大有有实力的地产商,这是他们特别眼红的一块地,所有的人都希望把这块地拿下,因为发现了它的价值要比其他的地皮更加的有分量。

然而看似很普通的一块地,四面都没有任何的建筑,很空旷,却成为了地产商的红肉,这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它面朝大海。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认为这块地是好的,一个公司包括很多的高管以及股东,他们都有着各自的意见。

“我觉得那片地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一片空空如也,距离市区又那么的远,谁会花费时间放在那个地方?”

“难不成,去的时候开车去,浪费很长的时间,只为了在那享受一刻的宁静?”

此时之前质疑陆瑾尧的那个股东,满脸不屑的表情,打断了项目部经理的报告。

项目部经理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层管理人员而已,他是没有权利去质疑高官和股东级别的人物的,所以在自己的话被打断了之后,他将目光转移到了陆瑾尧的身上。

此时的陆瑾尧将眼睛微微闭起,然后又瞬间睁开,他看着项目部经理,毫不在意的样子。

“你继续说。”

有了总裁的话作为铺垫,作为背景,那么项目部经理就不在意股东的发言了,毕竟那是他们之间的恩怨和自己没有任何的关系。

但是项目经理为人也十分的聪明,他将目光投放在了股东的身上,然后左思右想之后又继续张嘴发言。

“黄瓜视频成人准备把这片地开发成一片娱乐的场所,这样的话,在喧嚣的城市外还能有一片可以给人留有安静的空间。”

“只要是黄瓜视频成年污在线视频播放开发得当,建立的人性化,应该就可以吸引很多的顾客。”

“这个项目以及这块地皮,对于黄瓜视频播放器公司的发展来说,都能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发展。”

项目部经理把自己心中所想的构思以及一切有利于公司的点,全部都在会上说了出来。

而发言的那个股东,则是满脸的黑气,他感觉到自己在这么多股东面前,被一个毛头小子给质疑了,仿佛打了自己的老脸一样。

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在会上的时候,如果想要发言的话,最应该注意的难道不是等对方把话说完之后,然后再发表自己的意见吗。

这个股东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他没有等到项目部经理把话说完,就打断人家的说话。

而正是因为如此陆瑾尧才不在乎他的话,直接让项目部经理继续阐述。

但他今天的种种举动,无疑是在挑战着各个股东的耐性以及忍受力。

“你凭什么可以确定,这个项目绝对对公司有利,要知道,那地皮的售价非常的高,如果黄瓜视频wu拿下之后不会给公司造成任何的利益影响,黄瓜视频播放器要它有什么用?”

那个被陆瑾尧怼了一句的股东,等到项目经理发言之后,看着经理说道。

项目部经理只不过是陆瑾尧的一个炮灰而已,因为这些话以及这些内容,他不可能自己去当着这么多的股东面前去阐述,所以他也自然知道,解决后事的问题,跟项目经理没有一点关系。

“对于西海的这块地皮,我已经做了深入的调查,在没有确切的消息之前,我自然不会轻举妄动。”

“但是如果这块地皮对于公司有非常好的帮助,那为什么不要呢?思想不能一直停留于保守的阶段,一个公司想要创新,难道不应该一直探索吗?”

陆瑾尧把话接了过来,郑重其事的回答着。

“笑话,你刚接触这行有多久,你知道这行的水有多深吗?”

此时另外一个股东,突然间不屑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明显是利用自己的经验来质疑陆瑾尧。